Go to Top

專業列表

中醫藥在免疫學理簡介(下)

日期: 2009-09-15

中醫藥在免疫學理簡介(下)

 

參、人體經絡簡介

經絡是人或動物血氣運行的基礎通路,任何一脈長久不通,人或動物即有發病可能。以人為例,五臟六腑正經十二脈,其中手足各六脈,六脈中再分陰陽兩類經絡,另有奇經共有八脈等,正經與奇經在全身是縱橫相絡通的,與頭、肢均相貫通的。例如手三陰從胸腹走到手,手三陽從手走到頭;足三陰從足走到腹,足三陽從頭走到足;手足三陰經脈均與五內臟有關聯,其名如下:手太陰肺經、手厥陰心包絡經、手少陰心經、足太陰脾經、足厥陰肝經、足少陰腎經等。手足三陽經脈均與生理功能性相關之六腑有關,諸如手陽明大腸經、手少陽三焦經、手太陽小腸經、足陽明胃經、足少陽膽經、足太陽膀胱經等。

其經絡聯結次序為手太陰肺經→手陽明大腸經→足陽明胃經→足太陰脾經→手少陰心經→手太陽小腸經→足太陽膀胱經→足少陰腎經→手厥陰心包絡經→手少陽三焦經→足少陽膽經→足厥陰肝經。

 

肆、中草藥特性簡介

一、中草藥的藥性

中醫用藥須知藥性,而研究開發中草藥藥方者,要知藥性。每種藥均有其藥性、藥味、藥材顏色、質的輕重等,此在中醫藥上均有所表,故學用中草藥於人體與動物體上,宜有所認知,以便能靈活運用。

凡藥材具有酸性者屬木入肝,酸性在藥理上能濇能收;若苦者屬火入心,苦味能瀉下能燥溼能堅實;若甘甜者屬土入脾,甘味能補虛能平和能緩寒;辛者屬金入肺,辛味能散發能潤燥能橫行;鹹者屬水入腎,鹹味能上升能使軟成堅實,淡味者能利通竅能滲泄,各味性所述中,前者為五味之義,後者屬五味之用。另藥材有各種顏色,凡青色者屬木入肝,赤紅色者屬火入心,黃色者屬土入脾,白色者屬金入肺,黑色者屬水入腎,此所謂五色之義。故學者可依其藥材顏色稍能略知其所屬經脈及臟器也。

學中草藥用藥又須知其氣與味,氣者為陽,味者為陰,凡具有寒熱溫涼者屬氣屬陽,凡具有酸苦甘辛鹹淡者屬味屬陰。氣厚者為純陽,氣薄者為陽中之陰,味厚者為純陰,味薄者為陰中之陽。在用藥上,氣薄者能發泄,氣厚者能發熱;味厚者則泄,味薄者能通。辛甘者能發散,故歸於陽;酸苦者能涌泄,故歸於陰。鹹味能涌泄,故歸於陰;淡味能滲泄,故歸於陽。藥性中具有輕清升浮者屬陽,因其有出上竅之功;具有重濁沉降者屬陰,因其有出下竅之功。上述清陽之藥發於肌表,濁陰之藥走入五臟,清陽之藥通實四肢,濁陰歸入六腑,此是藥性陰陽學說之大略意義。

二、中草藥藥性的運用

凡藥材質輕者能上行,故入心肺。藥材質重者能下達,故入肝腎。藥材質中空者益發於表,內實者益攻於裡。藥材材質是枝者可達四肢,藥材材質為皮者可達皮膚。藥材用其心、莖幹者,可內行入臟腑。藥材枯燥者歸入氣分,潤澤者歸入血分,故知藥材有此等上下內外不同功用,因各以其類似形象而相宜也。

(一)、凡藥材色青味酸氣燥者其性屬木,皆入足厥陰肝經、足少陽膽經,因肝與膽相表裡,膽為甲木(表),肝為乙木(裡)。

(二)、凡藥材色赤味苦氣焦者其性屬火,皆入手少陰心經、手少陽小腸經,心與小腸相表裡,小腸為丙火(表),心為丁火(裡)。

(三)、凡藥材色黃味甘氣香者性屬土,皆入足太陰脾經、足陽明胃經,脾與胃相表裡,胃為戍土(表),脾為己土(裡)。

(四)、凡藥材色白味辛氣腥者其性屬金,皆入手太陰肺經、手陽明大腸經,因肺與大腸相表裡,大腸為庚金(表),肺為辛金(裡)。

 

伍、中藥與人體機體免疫

一、免疫功能概說

近代醫學認為機體免疫穩定功能發生失調,將造成生理功能的紊亂,引起過高或過低的免疫反應,導致各種病理損害,發生自身免疫性疾病。而能維持機體免疫功能穩定的,是神經系統的興奮與抑制之作用發起調節功能,並通過腦下垂體──腎上腺皮質系統來維持相對的穩定。腦下垂體是調節免疫反應的主要環節,它通過分泌親腎上腺皮質激素(ACTH─Adrenocorticotrophic hormone)的作用,促使腎上腺皮質分泌皮質類固醇,發起減少與抑制過高的免疫反應。同時,腦下垂體通過生長激素的作用,激發免疫作用,增強過低的免疫反應,從而做到調整免疫平衡,維持機體免疫功能的相對穩定。

在中醫學所稱,腎具有”下丘腦垂體─腎上腺皮質軸”和”下丘腦垂體─甲狀腺軸”的功用。故中西醫學均稱”腎”在調整和維持免疫平衡及其穩定方面,有著重要的作用。腎對免疫的調節作用不僅表現在整體方面的調節,同時與細胞內的調節也有關。近年生物學上發現許多神經遞質、激素及一些生物活性物質對靶細胞發揮生理效能是通過細胞內的介質──環核甘酸(cAMP、cGMP),環核甘酸又稱第二遞質信使,而一般激素是第一信使。美國Nelson Goldberg首先發現cAMP與cGMP對細胞雙向調節作用,且指出此二種物質是一對拮抗物質,故其在細胞中的濃度是相反的,正好成一對,所以又稱cAMP/cGMP為雙向控制系統。1973年Goldberg把上述自成系統的雙向控制現象和中醫的”陰陽學說”作了聯繫,認為cAMP和cGMP的雙向控制系統是統一許多不同生物調節現象的陰陽學說的基本原理所在,此是陰陽學說的基礎。

二、中藥與免疫

駱和生在其中醫免疫學中指出中草藥之補氣、補血、補陽、補陰等某些藥材,對低下的免疫反應有促進作用,能提高免疫系統的功能,增強免疫力,促進免疫反應向著有利於機體的方面進行,達到治癒免疫性疾病的目的。凡具有上述作用的中藥,都可稱為中藥免疫促進劑。

(一)、單味中草藥

促進免疫常用的中藥,補氣藥類有黃耆、人參、雲芝、菌類、白朮、茯苓等;補血藥類有當歸、雞血藤、阿膠、熟地黃、白芍等;補陽藥類淫羊霍、菟絲子、肉蓯蓉、肉桂、巴戟天、鎖陽、補骨脂等;補陰藥類有枸杞子、山茱萸、五味子、女貞子、黃精等。

中醫免疫學說認為肺、脾、腎對免疫系統都在發揮調節作用,但腎是主導作用的,其次是脾、肺。肺、脾、腎三臟,無論何臟虛弱,其免疫學指標都比正常為低,此顯示肺、脾、腎與機體免疫功能確實有密切相關。三臟之虛,其影響免疫功能的程度是腎>脾>肺,此現象發生不管在細胞免疫、體液免疫,還是非特異性免疫上全是一致的。

中草藥免疫有效成分主要有多醣、生物鹼、皂甘、有機酸及揮發性成分物質。多醣類是許多中草藥的免疫活性物質,如黨參多醣、黃耆多醣、茯苓多醣、豬苓多醣、枸杞多醣、淫羊霍多醣、刺五加多醣及甘草多醣等等。在皂甘類化合物中被研究得較多的有人參皂甘、黃耆皂甘、黨參皂甘,此類中藥均能強化網狀內皮系統的吞噬功能,並能促進抗體生成、促進抗原抗體反應和淋巴細胞轉化。又如苦豆根含有生物鹼成分苦參鹼,能增強體液及細胞免疫功能,低濃度的氧化苦參鹼即能加強小鼠的T、B細胞的增殖。

近年美國Solvay動物保健公司曾用蘆薈提取物作為馬立克氏病疫苗佐劑,結果得出良好的佐劑效應。北京農業大學陸鋼等(1996)以花粉多糖水溶液直接稀釋豬瘟疫苗,對20日齡免疫仔豬的血清抗體力價有顯著的提升。陸等以豬血清以ELISA法測定血清抗體OD值,首次免疫後7天,高劑量組即有顯著的提高,14天時高、低劑量組均較對照組提高,35天時高劑量組還是顯著地高於對照組。此研究結果顯示30 mg的花粉成分含量,就對豬瘟弱毒疫苗的免疫預防有良好的增強作用。

(二)、有免疫功能的複方制劑

中醫理論講經絡氣脈、五行相生相剋,若單味藥並不能達到此目的。隨著免疫學的迅速發展,中草藥複方制劑的免疫增強藥理研究取得重大的發展,美國時代雜誌推崇雞尾酒式的療法,其實是中草藥複方的理念,所有中草藥以君臣佐使的理念在調配方劑,可將使用藥量減少外,還眷顧著全身生理機能的協調作用,達到增強身體免疫機制功能。

中國古代方劑的四君子湯(補氣─人參、白朮、茯苓、炙甘草),經研究有促進萎縮胸腺恢復增殖,提高機體免疫功能,促進肝細胞內非核酸物質的儲存,有利於發揮細胞的正常功能,提高小鼠腹腔巨噬細胞吞噬功能,及外圍血中T淋巴細胞數,進而增加細胞免疫功能。其他四物湯(補血─當歸、川芎、白芍、熟地黃)、六味地黃湯(補陰─熟地、山萸肉、山藥、澤瀉、丹皮、茯苓)、參附湯(補陽─人參、附子)等方劑,亦經研究有促進淋巴細胞發生轉化之功能,促進活性玫瑰花結形成率和抑制淋巴細胞游走,同時對抗体細胞形成均有提高與促進作用。另黃建中湯經研究亦有促進淋巴細胞轉化的功能,可明顯的提高機體免疫球蛋白IgG含量,對體液免疫力有一定的影響。另補中益氣湯是強化胃脾器官者,服用後對免疫球蛋白升高的患者有下降之功效。張克家(1993)方劑大全中指出由楊貴遠(1988)所研制的主治馬虛勞的加減七補散(黨參、白朮、茯苓、炙甘草、山藥、炙黃耆、炒酸棗仁、當歸、秦艽、川楝子、陳皮、醋香附、麥芽等),是中獸醫能誘發免疫功能的方劑,經實驗證明小鼠攝食此散10天後,提高體內T細胞的轉化率,增強血清中溶血素的含量,此結果說明此方對小鼠的特異性及非特異性免疫功能均能促進。

呂車鳳(1994)以生化湯複方(當歸、川芎、桃仁、炮薑、炙甘草)來探討其藥理學時,由免疫調節試驗得知,生化湯抽出物能增進小白鼠末梢血中對綿羊紅血球(SRBC)的抗體力價及增加脾細胞中對SRBC的血清中細胞數,亦能增加Th/Ts細胞的比值。生化湯原是對婦女產後促進子宮收縮之方劑,但呂車鳳博士則發現其對免疫增進,有其一定的效果。

 

陸、結語

對中醫藥在免疫上的一些理念,雖研究已有數十年,但在台灣似剛起步,隨著免疫學與中醫藥學的互相參研,必將會誕生免疫中醫學、免疫中藥學的學理。身體虛弱者,服食中醫補益類藥物,以提高吾人機體的素質,防止發病。預防重於治療,若我們能以中醫藥學識,來預防時下最困擾的癌症,使大家的生命得以延長,生活品質得以提高。此還須中草藥專家、學者、同業的合力研究與開發。對中草藥的研究與利用,若能與大陸學者專家合作,取其數十年經驗及研究成果,用之於台灣中醫藥業,當能有事半功倍之效。希有興趣的同好,均能支持並加入此研究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