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Top

專題報導

定經湯治療腎虛肝鬱型不孕症的臨床觀察 ─ (5)

----〈接上篇〉-----

四、討論

1. 腎陰虛與腎陽虛和肝鬱的相關性:

在腎虛肝鬱不孕症中以腎陰虛為多見。這和以往臺灣民眾往往認為「胞寒」是不孕主要原因有很大的差距。

定經湯出於《傅青主女科調經門:經水前後無定期》,傅氏認為女子只有在肝陰血不足,肝體失於調達,柔順時才成肝鬱。女子以血為用,陰常不足,所以肝郁陰血不足為辨證要點,體陰有虧則肝氣無制,所以為鬱。對肝郁的治療應以養血柔肝為基本原則。

肝腎同治是傅氏治肝鬱的一大特色,傅氏認為經水出諸腎,肝為腎之子,又母子相關,子母同病,故肝鬱則腎亦鬱,當養肝補血同時加以滋腎水。方中重用酒洗當歸為君,以養血柔肝行血中之氣;醋炒芍藥入肝經陰分,更加強斂陰作用,可增強舒肝、柔肝、解鬱之功共為君藥;熟地味甘微溫入手足少陰厥陰經滋腎水補真陰,將其九蒸更增其滋補之功。菟絲子性和平,凝正陽之氣入足三陰能強陰益經溫而不燥不助相火,以補腎氣為臣,與熟地合用,一陰一陽,其目的在陽生陰長,加以山藥、茯苓健脾行水以滋氣血生化之源,佐以荊芥、柴胡舒肝解鬱相輔相成。

本方對腎陰虛肝鬱療效明顯,對有流產紀錄者,在受孕初期仍可服用,有提升黃體及安胎的作用。

本方對腎陽虛肝郁的患者則療效不佳。因方中僅有菟絲子一味有補陽之功,雖重用至一兩,但在方中仍顯味單力薄,故改善不力,與滋腎陰舒肝鬱之功相差甚遠。

2. 定經湯對異常基礎體溫的影響

定經湯可以縮短移行期延長高溫相時間,提高高低溫差。對高相不穩、溫差波動大者改善非常明顯,但對單向體溫的改善並不明顯。BBT 一方面可監測排卵,且可反應黃體功能,對不孕症患者治療期間作為觀察重點是重要的手段。由BBT不能改善單向體溫可推測本方不能明顯的促排卵,由縮短移行期,延長高溫相,提高高低溫差及對高相波動的穩定當足對黃體功能有改善作用。

3. 定經湯對泌乳素的影響

改善泌乳素增高是腎虛肝鬱型的一大特色;本研究治療組中於治療前有11例測得泌乳素偏高,經服藥後10例得到改善,可證明定經湯有調整泌乳素的功能。

4. 定經湯對月經異常的影響

定經湯可改善因肝腎陰虛引起月經異常的現象。

(1)對年長因「經量少」效果顯著,方中熟地黃有滋陰補血之功有對雌性小鼠老化進程中雌、孕激素受體含量上調的作用,所以可以改善經量。

(2)「經間出血」之主要病因再於陰精有所不足,重陰轉陽,轉化不順利但又不得不轉化而出現排血,服本方補腎疏肝,滋養陰血力量強,使經後期陰血充足,陰陽轉化協調,經間出血則癒,能得到有效的治療。

(3)經行發熱;經行發熱有因虛或因實;虛者因肝腎陰虛,經行之時血注胞宮,營陰愈虛,虛熱內生,致經行或經後發熱,亦可陰氣血虛弱,經行氣隨血泄,其氣亦虛,陰陽失調,而令發熱,有密切關係。本方熟地、當歸、芍藥,暗含四物湯架構;當歸入心脾生血,地黃入心腎滋血,芍藥入肝脾而斂陰,合而補血滋陰,對陰血不足引起的經行發熱案例具改善作用。

第三部分存在問題及今後研究思路

一、觀察中存在的問題

在患者用藥期間,部分患者有腹瀉或中脘脹滿飽足感的反應,使患者無法持續用藥。由於本次研究用藥品由藥廠一次統一製作包裝,無法任意更動,方中熟地雖經蒸製,亦有山藥、茯苓健脾行水,但仍有部分患者服用後感覺不適,如何加味以改善滯膩的現象增加患者的適用度,是今後臨床應用當加以改進。

由於課題研究時間有限,所收案例只有63 例雖比預期多,但對內分泌異常(泌乳素與黃體素)案例太少無法作治療比較。加上臺灣中醫醫療環境因素對內分泌檢查也不方便,所以對這方面的觀察例數不能如心中預期理想,深感為憾!

二、今後的研究思路

本課題僅從臨床症狀改善進行初步觀察及評估受孕率,由於時間的關係,無法深入瞭解本方的遠期療效。在今後的研究,除了可作遠期觀察,還可加以研究如何改善本方對部分患者的腸胃所造成的不良反應。另外尚可進行以下的研究:1.對過高PRL 的影響;2.對黃體素的影響;3.探討對不孕症的改善機理。

結語

定經湯具有疏肝解鬱、補腎調經助孕的作用,能明顯改善腎陰虛肝鬱的症狀。凡因腎陰虛肝鬱所引起的月經失調及諸症,不論是肝鬱所引起少腹或乳房脹痛、胸脅脹滿、心煩易怒、時欲太息…或腎陰虛所引起的頭暈、耳鳴、腰酸…等都有很好的療效。

定經湯能調整因肝、脾、腎三臟功能失常、血海失調所引起的月經周期紊亂,本方能達到補腎疏肝、健脾益氣、調和氣血、調理沖任,以達到調經受孕的目的。

本研究通過臨床觀察結果顯示,定經湯能治療腎虛肝鬱型不孕,臨床組46人中有20人受孕,受孕率為43.48%,定經湯對腎虛肝鬱型的治療率為86.96%。

(本文摘自廣州中醫藥大學台灣校友論文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