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Top

專題報導

心血管藥物與中藥的交互作用

原載《順天醫藥》第10期,民國97年3月

林育是*、吳宗修**、陳立奇***

*嘉義長庚醫院中藥局藥師
**財團法人顏焜熒文教基金會董事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藥劑部部主任

◎摘要

在台灣,民眾同時使用中藥及西藥治療疾病的情況相當普偏,臨床上發現,中西藥兩者合理配伍應用,可增強療效,減少西藥的用量,從而預防或減少西藥所導致的副作用。中醫對於中藥與中藥配伍的相反相惡關係已相當的熟悉,而西藥與西藥間交互作用也有很多的資訊可供查詢,但卻少有關於中藥與西藥閒的交互作用的資料。由於台灣中西醫醫療體系雙軌並行,民眾易在非醫囑之情形下併用中西藥物,如此就可能導致交互作用的發生,造成療效降低或產生中毒現象,此為一用藥安全上極需注意的焦點。

關鍵詞:合理配伍、副作用、相反相惡、交互作用

◎前言

就老年人而言;各臟器功能減退,對藥物的耐受性較差,且老年階段常有多種疾病夾雜存在,併用中藥、西藥機會隨之增加:另外中藥成份多,且臨床上常合併多味中藥或方劑來治療疾病,使中西藥併用後可能產生的交互作用更為複雜,尤其一些治療心血管病的西藥,治療的安全範圍小,也就更易招致副作用的發生,所以對於老年人更應注意中西藥的併用情形。

特就治療心血管疾病的西藥與常用中藥的交互作用討論如下:

一、Digoxin與中藥的交互作用

Digoxin選擇性的抑制Na+-K+ ATPase,導致細胞內Ca2+濃度上升,增加心肌的收縮力,而被廣泛的利用於充血性心臟衰竭的病人。Digoxin血中治療濃度狹窄,西醫臨床上藉由血中濃度的監測,來降低中毒的發生率。有一些中藥服用後會影響Digoxin作用,併用可能使Digoxin的劑量難以準確掌握。

1. 服用後會增加鈣血中濃度的中藥:

    a. 含鈣離子的中藥及其製劑。如珍珠、龜板、石膏、石決明、龍骨、牡蠣、海螵蛸、瓦楞子、防風通聖散、牛黃上清丸、白虎湯等。因含鈣,服用後會增加鈣的血中濃度,可以增強Digoxin的作用 [2,3,4]。

    b. 阿膠及其製劑。如豬苓湯、炙甘草湯、大定風珠等。因其所含甘氨酸(Glycine)能促進食物中鈣的吸收,增加血鈣濃度,故可增加Digoxin的作用[5]。

2. 服用後會影響鉀離子濃度的中藥:

    a. 甘草、鹿茸及其製劑。如六一散、麻杏石甘湯、炙甘草湯等。因其具有去氧皮質酮樣(Desoxycortone-like)作用,促進鉀離子的排泄,增加心臟對Digoxin的敏感性[2,6]。

    b. 人參、地黃及其製劑。如八珍湯、十全大補湯、聖癒湯等。因人參能興奮腦下垂體一腎上腺系統,地黃含有促皮質樣物質,長期服用可能導致藥源性低血鉀,易致Digoxin中毒反應[5,6]。

3. 與Digoxin作用相似的中藥:

    a. 蟾酥及其製劑。如六神丸、牛黃解毒丸等。蟾酥之bufo steroid與強心配醣體類結構相似,具有與 Digoxin相同的強心作用,且易致心律不整,對於兩者的併用應小心[7,8]。

    b. 含烏頭鹼(Aconitine)的中藥及其製劑。如四逆湯、小活絡丹、八昧地黃丸、真武湯、附子湯等。毛茛科烏頭屬的植物,如川烏、草烏及附子的主要成分烏頭鹼(Aconitine),具有強心作用,會增強Digoxin的毒性作用,致心律不整。附子中的去甲烏藥鹼(higenamine),能興奮β-receptor而增加強心作用[5]。

    c. 枳實及其製劑。如大柴胡湯、小承氣湯、四逆散、麻子仁丸。因枳實含Synephrine及N-methyltyramine,可興奮α及β-receptor,增加心肌收縮力,心輸出量增加。但也會使周邊血管收縮,外周阻力增加,加重心臟後負荷而對心衰者不利[5]。

    d. 山楂及其製劑。山楂能抑制Na+-K+ ATPase,具有與Digoxin相同的藥理作用[9,10]。

4. 與Digoxin作用相反的中藥:

    升麻及其製劑。如清胃散、補中益氣湯、乙字湯、升麻葛根湯等。升麻對心臟有抑制心肌、減慢心律的作用,其藥理作用與Digoxin相反[5,6]。

5. 影響Digoxin吸收的中藥:

    a. 含生物鹼的中藥及其製劑。如黃連、黃芩、黃柏、附子、烏頭、麻黃、延胡素、苦參、黃連解毒湯、三黃瀉心湯、葛根芩連湯等。因這些藥在胃腸道中具有強的抑菌作用,使腸道內菌群改變,部分Digoxin被細菌代謝減少,血中Digoxin濃度增高[11]。

    b. 含陽性離子的中藥及其製劑。如明礬、滑石、磁石、六一散等。併用會影響Digoxin的吸收,降低Digoxin血中濃度和藥效[5]。

二、Warfarin與中藥的相互作用

1. 生薑、丹參及其製劑。如香蘇散。生薑對ara-chidonicacid、collagen有抑制作用;丹參會減少Warfarin的排除及增加吸收率,降低血小板的凝集作用及增加INR,加強Warfarin作用[9,12]。

2. 當歸及其製劑。如四物湯、芎歸膠艾湯。當歸含coumarin衍生物,臨床上發現與Warfarin併用,明顯延長prothrombintime與INR,加強Warfarin作用。白芷亦含coumarin衍生物,應小心併用[9,13]。

3. 銀杏及其製劑。成分中含血小板活化因子(PAF)拮抗劑Ginkgolides,併用Warfarin會導致凝血時間延長、增加出血的危險[9,12]。

三、利尿劑與中藥的相互作用

利尿劑在心血管疾病治療應用上相當廣泛,病人長期服用利尿劑可能產生體液與電解質不平衡,對於肝硬化、糖尿病、年長及須服用Digoxin的病人,血鉀的高低均會對病人造成不良影響。一些中藥服用後可能加重利尿劑的不良反應,使用上必須小心。

1. 甘草、鹿茸、知母、地黃、人參等中藥及其製劑。如人參加白虎湯。長期服用有產生藥源性低血鉀的可能,併用Thiazide類利尿劑,易加重低血鉀的副作用[9,6]。

2. 含豐富鉀鹽的中藥,如:萹蓄、澤瀉、白茅根、夏枯草、絲瓜絡等中藥及其製劑。如:八正散、五苓散、豬苓湯、六味地黃丸等。與Potassium-sparing類利尿劑併用,會有高血鉀的危險[14,15]。

四、Quinidine與中藥的相互作用

1. 含鹼性成分的中藥。如硼砂等,因其能鹼化尿液,增加腎小管Quinidine的再吸收,降低排泄,血中濃度增加,故易致Quinidine的中毒反應[3]。

2. 含膽汁的中藥製劑。如膽南星等。因Quinidine與膽汁的陰離子反應,生成不溶性化合物,使其難以吸收而降低藥效[7]。

五、Reserpine與中藥的相互作用

含有機酸的中藥及其製劑。如山楂、木瓜、銀花、枳實、白芍、陳皮、烏梅、五味子、山茱萸、女貞子、保和丸、二陳湯等。有機酸會酸化尿液,減少腎小管對弱鹼性藥物Reserpine的吸收,增加排泄而降低藥效[16]。與甘草併用會產生沉澱,減少吸收,藥效降低[17]。

六、其他藥物

1. 麻黃及其製劑。如:麻黃湯、葛根湯、定喘湯、小青龍湯、大青龍湯、麻杏甘石湯等。麻黃鹼(Ephedrine)作用在αβ-receptor,能興奮心肌、增加心輸出量,與收縮周邊血管。與Digoxin併用能加強心肌的收縮力,易引起心律不整[3]。麻黃鹼可競爭性阻斷Reserpine在交感神經末梢的吸收,併用時,因麻黃鹼降壓作用低,而使血壓升高[3]。與Epinephrine、Norepinephrine、Isoproterenol併用可致心悸、血壓增高,缺氧時易致心律不整,甚至心跳停止等。休克時併用,會加重心臟負荷及循環障礙,減少血液灌注[18]。

2. 酒藥類保健藥。如酒當歸、酒大黃、虎骨酒、人參酒、風濕酒等。由於乙醇可使血管擴張,與NTG、α-blocker、Ca2+channel blocker心血管作用藥物併用,兩者作用協同,使血管擴張作用增強,加重頭痛、低血壓等副作用[4]。

3. 含碳類中藥。如煅龍骨、煅牡蠣、煅蛤殼、側柏炭、血餘炭、蒲黃炭等。因具有吸附作用,減少西藥在消化道的吸收,而降低其作用和藥效[16]。

4. 含鞣質較多的中藥。如大黃、虎杖、萹蓄、黃連上清丸等。併用西藥時,在胃腸道生成鞣酸鹽沉澱,西藥難以吸收,降低生體可用率和藥效[19]。

◎結論

有很多資料表明,臨床上治療心血管疾病時,中西藥兩者合理配伍應用,藉由「西藥對症的控制及中藥對證的改善」,可預防或減少長期服用西藥導致的副作用;但不合理的配伍應用,就可能導致中西藥相互拮抗或副作用增加的情況。所以藥師應提醒病患不應在無醫囑之情形下併用中西藥,以減少沒有必要的藥物配伍。服藥時,無論中西藥物間是否存有配伍禁忌,應間隔1~2hr以避免藥物間的化學反應,如此方能確保中西藥併用的安全有效,保障患者的用藥安全。

【參考資料】

[1]李佩端。台灣中部地區中西藥物併用之概況調查。中國醫藥學院 2002。
[2]馮春雷。淺析不合理的中西藥配伍。中國醫院藥學雜誌1985;5(12):25。
[3]楊毓英等。不合理用藥分析200例。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83;37:159。
[4]賈興平等。保健性中藥與西藥的配伍變化。陝西中醫2002;23(10):939-940。
[5]張國威。毛地黃與中藥合用時的相互作用。實用中西醫結合雜誌1987;2(6):27。
[6]林景彬。常用中藥藥理與應用。中國醫藥學院出版1997;498,467,160。
[7]陸雪林等。淺談不合理用藥。中國醫院藥學雜誌1985;5(9):17。
[8]賴榮祥。原色生藥學。創譯出版社1976:543。
[9]Dennis V C Awang, Adriane Fugh-Berman. Herbal interctions with cardiovascular drug. The Journal of Cardiovascular Nursing. Jul. 2002;16(4):64-71。
[10]Harry H S Fong,Jerry Lbauman.  Hawthron. The Journal of Cardiovascular Nursing.  Frederick:Jul. 2002;16(4):l-8。
[11]徐永昭。強心配醣體與中藥的相互作用。中西醫結合雜誌1987;11:694。
[12]王瑩玉。Warfarin及其他抗凝血劑與草藥的交互作用。藥學雜誌2003;19(1):5-10。
[13]Page R L,Lawrence J D. Potentiation of warfarin by dong quai. Pharmacotherapy.  1999;19(7):870-876。
[14]顏焜熒。常用中藥藥理(IV)。P.97。
[15]胡慶望等。臨床常用中藥與西藥合用時的惡與反。基層中藥誌 2001;15(5):59。
[16]徐承昭。談談關於中藥和西藥聯合應用的一些問題。中西醫結合雜誌 1984;4(12):756。
[17]湯世英。漫談中西藥合併應用。中國醫院藥學雜誌 1983;3(3):8。
[18]唐鏡波。藥物相互作用。鄭州:河南科技出版社 1981:386-389。
[19]劉莉、李祥長。含鞣質類中藥與部分西藥不合理聯用舉隅。安徽醫學1997;18(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