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Top

專題報導

四君子湯及參苓白朮散之免疫調節研究

原載《順天醫藥》第10期,民國97年3月

梁文俐博士/台北醫學大學生藥學研究所

中醫認為疾病是因人體正氣與病邪相爭所造成之結果,正氣的強弱也決定著疾病的發生及發展,因而有「扶正祛邪」的治療原則;若說「邪」為人體內外環境致病因子的總稱,「正氣」則可說包含了體內免疫系統的正常功能。「正氣」與脾、肺、腎有密切的關係,其中正氣藏於腎,而腎為先天之本,是維持生命動的原動力,可推動全身各器官、組織之生理活動進行,脾為後天之本,是氣、血生成之源頭,藉由後天之營養吸收可改善先天之缺乏,肺主皮毛,為抵禦外來病邪入侵的第一道防線,若以現代醫學名詞解釋,中醫所言之脾、肺、腎功能與免疫系統之正常功能運作有相當大的關係。中醫師對虛證患者之治療常採益肺、健脾、補腎之方劑,以改善其肺虛、脾虛、腎虛之病情,而對免疫功能低下或不全之病人,若也能以此種方武治療,則可經調節病患免疫狀態而提高其免疫能力,以對抗疾病。

對免疫低下的病人如癌症病人等,或免疫不全病人如胸腺發育不全之病人等,因其免疫力低於正常人,病患極易遭受病菌之侵害,若抑制性T細胞數又偏高,破壞了協助性T細胞與抑制性T細胞比率,常使得免疫系統受到嚴重的傷害,而無法正常的防禦身體,因此須透過減少抑制性T細胞或增加協助性T細胞等方式來增強病患之免疫力。目前西醫對免疫機能較正常為低下的病人如癌症病患,常利用OK-432、Lentinan、Levamisole等免疫增強劑,以增強病患之防禦能力,而中藥方劑中具有「扶正祛邪」之處方是否亦能作用於免疫系統上,且能發揮其防治功能?因此在研究中作者先選擇了四君子湯及參苓白朮散進行探討,透過血球凝集試驗法及螢光染色法,分別測定實驗動物之抗體力價(以體內主要抗體IgG及IgM為測定標的)、T淋巴細胞及其亞群細胞、協助性(help)T細胞/抑制性(suppressor)T細胞之比率(Th/Ts),以闡明其免疫增強作用,提供臨床上對免疫機能低下者治療之參考。

結果顯示四君子湯及參苓白朮散對IgG加IgM之抗體力價具有提升之作用,其力價數分別約840、306,但對IgG的提升則有明顯提升作用,其力價數分別為190、144,而正常組之IgG加IgM力價數約323,而IgG力價數約102,若投予prednisolone造成免疫低下的組別其IgG加IgM力價數約294IgG加IgM力價數約114。

對T細胞及其亞群細胞之影響實驗結果,顯示四君子湯及參苓白朮散對身體健康為正常狀態下的老鼠沒有明顯的差異性;在治療組中顯示對因prednisolone誘發免疫低下的免疫提升效果上有提升效果,在總T細胞數分別增加120.7%、109.9%,但在協助性T細胞/抑制性T細胞之比率(Th/Ts)反而無明顯的增加;預防組中總T細胞數兩處方無明顯增加趨勢,但對協助性T細胞有增加趨勢分別為114.6%、103.3%,因此造成對協助性T細胞/抑制性T細胞之比率(Th/Ts)有顯著的提升效果,其中又以四君子湯的效果更好,分別增加133.4%、115.2%。

四君子湯具益氣補脾之效,常應用於腸胃虛弱、面色萎白、語聲輕微、四肢無力、食少或便溏、舌質淡、脈細軟之病患,主治心腹脹滿、全不思食、腸鳴泄瀉、嘔穢吐逆。在《古今名醫方論》中提到「胃氣旺,則五臟受蔭;胃氣傷,則百病叢生」、「用四君子隨證加減,無論寒熱補瀉,先培中土,使藥氣四答,則周身之機運流通,水穀之精微敷布,何患其藥之不效哉!」,《醫方集解》中亦提到「氣足脾運,飲食倍進,則餘臟受蔭,而色澤身強矣」。而參苓白朮散為四君子湯之加方,具有益氣健脾、滲濕止瀉之效,主要是應用於四君子湯證且脾胃氣虛夾濕時所用,更具有祛濕、保肺之效。

以往文獻記載四君子湯及參苓白朮散對蠕動過速的離體腸管具有抑制作用,減緩腸的蠕動有助於食物在腸中的停留時間以增加營養之吸收,故在動物實驗中可見實驗鼠之食慾大增、體重增加的現象,今再加上由抗體力價及T細胞測定之實驗結果驗證四君子湯及參苓白朮散具有增強身體免疫力之效,尤其是應用在免疫低下的病人更有助增強其免疫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