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Top

中醫藥常識

冬蟲夏草簡介

 原載《順天醫藥》創刊號,民國92年8月

  

冬蟲夏草的歷史考據

    冬蟲夏草首次收載於清朝吳儀洛所著《本草從新》 (1757)一書,並有「冬蟲夏草,甘平,保肺益胃,止血化痰,己勞嗽。四川嘉定府所產者為最佳,雲南、貴州所出者次之。冬在土中,身活如老蠶,有毛能動。至夏則毛出土上,連身俱化為草,若不取,至冬則復化為蟲」的記載。其後的《本草綱目拾遺》 (1765)中有「夏草冬蟲,出四川省江油縣化林坪。夏為草,冬為蟲,長三寸許,下趺六足,脰以上絕類蠶。羌俗採為上藥,功與人參同。」的描述。

 

冬蟲夏草的基原

    冬蟲夏草為麥角菌科(Clavicipitaceae)冬蟲夏草菌(Cordyceps sinesis (Berk.) Sacc.)產生的子座與其寄主鱗翅目或鞘翅目昆蟲,尤其是蝙蝠蛾科(Hepialidae) Hepialus armoricanus Ober. 幼蟲蟲體(在體內形成菌核)的複合體乾燥物。主要產於中國四川、雲南、青海、貴州、西藏等海拔3000~5000公尺之高原林地。

 

冬蟲夏草的鑑定

    冬蟲夏草偽品有麥角菌科真菌霍克斯蟲草(亞香棒蟲草)Cordyceps hawkesii Grag.寄生在鱗翅目昆蟲幼蟲的子囊菌,由蟲體和頭部長蟲的子座組成(圖1A)。唇形科的植物草石蚕Stachys sieboldii Miq.的根莖(圖1B),唇形科植物地蚕Stachys geobombycis C. Y. Wu. 的塊根,石膏粉、麵粉經模壓加工的偽品[1](表1)。

 

冬蟲夏草的化學成分

    天然蟲草含水分約10.84%,脂肪8.4%,粗蛋白25.32%,粗纖維18.53%,碳水化合物28.90%,灰份4.10%。脂肪中含飽和脂肪酸13.0%,不飽和脂肪酸82.2%2。1951年,Cunningham等自同屬蛹蟲草C.militaris取得抗菌成分冬蟲夏草素cordycepin[3],在細胞內受磷酸化而成為cordycepin三磷酸,會被滲入延長中的RNA鍊的3'端。因此缺少3'的氫氧基而使RNA鍵的延長在該處受阻礙[4]。另含豐富之氨基酸與微量元素[5,6]、核苷[5]、維生素[7]、多胺[8]、脂肪酸[9]、有機酸、生物鹼及固醇類[10]等等,其中固醇類含有麥角固醇、麥角固醇過氧化物、膽固醇[11]及H1A[12]等。各化學成分生理活性如表2所示。

 

冬蟲夏草的藥理與臨床作用

    新編《中藥大辭典》中關於冬蟲夏草有下列之記載「性味:甘平,入肺腎二經,能補虛損,益精氣,止咳化痰,治痰飲喘嗽,虛喘,癆嗽,咳血,血汗盜汗,陽痿還精,腰膝酸痛,病後久虛不復。」[26],近代研究顯示,冬蟲夏草能調節生物體的免疫機能[27, 28],有效地抑制S180的癌細胞繁殖,活化人體的自然殺手細胞(NK cell)[29],減少癌病變的發生率。自古以來,蟲草即被認為是「中國威而剛」,因為蟲草有雄性激素類作用,並且有抗雌激素類作用,這些數據皆顯示蟲草有調節性功能紊亂恢復到正常的功能。

    腎衰竭的病患除必須注重飲食控制外,尚須仰賴定期血液透析方能維持生命,如何降低病患血液中肌酐(Cretinine)及血氮(BUN)值是治療上的一大挑戰。國內榮總的藥理實驗及臨床觀察中證實,冬蟲夏草甲醇粗萃物F2部份,經證實可以改善實驗性腎炎之小鼠的各種臨床及組織學之變化,顯示冬蟲夏草有治療慢性腎炎之療效[30]。在慢性腎功能不全的實驗大鼠研究中發現,冬蟲夏草可降低其血尿素氮及肌酐濃度,降低其死亡率[31]。冬蟲夏草可減輕實驗性缺血性急性腎功能衰竭大鼠腎皮質粒線體鈣離子內流和保護ATP酶的活性。對於慶大霉素所誘發之大鼠急性腎功能衰竭,冬蟲夏草亦具有良好之治療效果[32]。臨床上,冬蟲夏草可明顯增快急性腎衰竭患者腎功能及腎組織損傷的恢復,可能是因蟲草可穩定溶酶體膜、延緩或減少溶酶體破裂,從而保護腎小管細胞、保護Na-K+-ATP活性、減少脂質過氧損傷及促進腎小管細胞再生[33]。而對慢性腎衰竭患者,其細胞免疫功能下降、血漿蛋白及血紅蛋白較正常人低,蟲草可經由提高其細胞免疫功能來預防感染[34]。另外,對腎衰竭患者進行腎功能指標及T細胞亞群檢測,結果發現口服冬蟲夏草患者其腎功能指標及T細胞亞群皆有明顯改善,顯示冬蟲夏草可明顯改善腎衰竭患者的腎功能狀態和提高細胞免疫功能[35]。

 

冬蟲夏草的品質控管

    為有效控管冬蟲夏草生物活性成份含量,以HPLC分析方法測定產品Nucleosides、Erogosterol及Polysaccharides之含量,則可確保產品之有效性及均一性。冬蟲夏草為目前廣為流傳之健康食品之一,且大多數是經由生物科技發酵所得的菌絲體產品;以HPLC法檢測市售冬蟲夏草產品指標成份之含量(圖2),並以Bioassay方式進一步瞭解Partial fraction之藥理活性(圖3),發現各品牌間之差異性甚大。

 

天然蟲草與人工發酵菌絲體之差異

    由於天然蟲草取得之不易,目前市售之冬蟲夏草產品多以人工發酵菌絲體取代。實驗結果顯示,天然冬蟲夏草與蟲草發酵菌絲體在甘露醇、總氮和水可溶性成分上含量基本一致[36]。藥理試驗表現兩者均能使支氣管平滑肌鬆弛,並有鎮靜作用和雄激素作用;兩者都能增加巨噬細胞吞噬功能。以天然蟲草及蟲草菌絲治療腎功能衰竭患者,均能得到良好之療效[37]。

 

冬蟲夏草與其他藥物之配伍

    在最新版之《中華本草》一書中對冬蟲夏草的應用有極詳細介紹。(1)可用於咳喘:冬蟲夏草善補肺腎之氣而止咳喘,治肺虛咳喘,或肺腎兩虛,咳喘不已,呼長吸短者,常與人參、胡桃肉等同用,以補益肺腎,納氣平喘。若肺虛陰虧,勞嗽痰血,常與阿膠、麥冬、川貝母等同用,以補肺養陰,化痰止咳;(2)可用於自汗、盜汗:冬蟲夏草補肺氣而止汗,治陽虛自汗不止;可用本品做菜肴常食,如配黃耆、人參、白朮等同用,則益增止汗之效;若陰虛盜汗,可配生地黃、熟地黃、黃耆等同用,以滋陰益氣而止汗;(3)可用於腎氣不足,陽萎、遺精、腰膝酸痛;冬蟲夏草能秘精益氣,專補命門,如與菟絲子、巴戟天等同用,可增強補腎秘精之效 [38] 。

    由於蟲草是優秀的免疫調節劑,因此在配伍使用上,以黃耆的配合最受重視。黃耆色黃,為諸藥之長,故名。在本草備要首論黃耆,有「生用固表,無汗能發,有汗能止,...炙用補中益氣,溫三焦,壯脾胃」之論,現代的研究中證實,黃耆是強力的免疫增強劑,它能增強單核巨噬細胞的吞噬活性,對體細胞,自然殺傷細胞釋放免疫活性物質,誘生干擾素,白細胞介素等多方面表現出生理活性。另外,據動物實驗顯示,黃耆具有減輕腎臟病變之功能,因此中醫臨床上也常使用大量黃耆方劑來治療慢性腎炎[39]。

    1988年李樹英先生在中醫研究發表的論文指出,冬蟲夏草加黃耆,連續餵食小鼠14天,其腹腔內的吞噬細胞活性明顯增加,其中吞噬百分率及吞噬指數分別增加49.78%及52.78%,而且小鼠體內血清溶血素的生成,比對照組升高163.62%[40],也因為有此一機理,在大陸製成糖漿劑型上市,以預防小兒呼吸道重複感染的情形。

 

【參考文獻】

[1]劉雙樹. 中藥檢驗技術, 山西高校聯合出版社, 山西, 1995, p.193.
[2]羅信昌. 中國食用菌, 1994, (4):3-5.
[3] K. G. Cunningham et al. J. Chem. Soc., 1951, p.2299.
[4] S. Penman, M. rosbash & M. Penman. Proc. Natl. Acad. Sci, USA,   1878(1970), 67.
[5]彭國平、李紅陽、袁永泰. 南京中醫藥大學學報, 1996, 12(5):26-28.
[6]李兆蘭、鄭濤. 中國農業科技出版社, 北京, 1993, pp83-87.
[7]郭錫勇、郭莉莉、陳芳. 中藥材, 1995, 18(8):403-405.
[8]朱昌烈、新津勝. 中草藥, 1993, 24(2):72.
[9]樊美珍、陳民、郭超、鄭有鵬. 中國蟲生真菌研究與應用(第二卷), 中國農業科技出版社, 北京, 1990, pp81-85.
[10]陳召南. 中成藥, 1992, 14(2):36-37.
[11]楊世海、張紅兵、越英. 中草藥, 1994, 22(9):488.
[12] Lin C.Y., Ku F.M., Kuo Y.C., Chen C.F., Chen W.P., Chen A, Shiao M.S. J. Lab. Clin. Med., 1999, 133(1): 55-63.
[13]劉訕坤. 山東中醫雜誌, 1991, 10(5):42-44.
[14]馬玲、劉春光、姚小曼. 衛生毒理學雜誌, 1995, 9(3):162-176.
[15] Kiho T, OoKuBo K, Usui S, Hirano K. Biol Pharm Bull., 1999, 22(9):966-970.
[16]鄧見廷、昊林、燕婉如、吳國傳、謝以俊. 現代診斷與治療, 1995, 6(3):178-179.
[17]宋振玉. 中草藥現代研究(第一卷), 北京醫科大學、中國協和醫科大學聯合出版社, 北京, 1995, pp100-101.
[18] Kuo YC, Lin CY, Tsai WJ, Wu CL, Chen CF, Shiao MC. Cancer Invest, 1994, 16(12):1291-1293.
[19] Furuya, T., Hirotani, M., Matsuzawa, M. Phytochemistry. 1983, 22(11): 2509-2512.
[20]徐泰浩. 大葉大學, 食品工程研究, 傳統中獸醫大會摘要, 台北, 1999, p.48.
[21]邢振榮. 現代應用藥學, 1989, 6(2):18.
[22]陳萬群、陳古榮. 中草藥, 1994, 25(5):269.
[23]孫文基、繩金房. 天然活性成分簡明手冊,中國醫藥科技出版社, 北京, 1997, p.217.
[24]陳長安. 常用藥物治療手冊, 全國藥品年鑑雜誌社, 台北, 1998, p.534,592,706.
[25]褚西寧、白玉明、江如琴、羅建穎、程巧梅. 中國蟲生真菌研究與應用, 中國農業科技出版社, 北京, 1997, pp.69-73.
[26]新編中藥大辭典, 新文豐出版公司, 台北, 1981, pp.497-498.
[27]劉耕陶. 中國中西醫結合雜誌, 1985, 5(10):622.
[28]匡彥德. 免疫學雜誌, 上海, 1989, (1):6.
[29]劉超、盧珊、姬美蓉、謝毅. 中國中西醫結合雜誌, 1992, 12(5):267.
[30]林清淵. 中藥藥理與保健研討會論文摘要(台北榮民總醫院創立40週年學術活動), 1997, p.7.
[31]管益君、胡昭、侯明. 中國中西醫結合雜誌, 1992, 72(1):27.
[32]鄭豐、梁蘭青、黎磊石、劉志紅、周虹. 中國病理生理雜誌, 1995, 11(2):211.
[33]鄭豐、田勁、黎磊石. 中國中西醫結合雜誌, 1992, 12(5):88.
[34]陳以平、劉慰祖、越佩珠. 上海中醫藥雜誌, 1984, (2):11.
[35]管益君、胡昭、侯明、蔣捍東、王學曾、張彩. 中國中西醫結合雜誌, 1992, 12(6):338-339.
[36]高俊德、馬紫亮、張喜財、柴建國、郭建民、吉淑慧. 中藥通報, 1981, 6(1):3-6.
[37]陳以平、劉慰祖、沈玲妹、徐嵩年. 中草藥, 1986, 17(6):16-18.
[38]中華本草, 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 上海, 1999, pp.494-498.
[39]黃康泰. 常用中藥成分與藥理手冊, 中國醫藥科技出版社, 北京, 1999, pp.1576-1577.
[40]李樹英. 中醫研究, 1988, 1(4):28. 

 

chong_cao.jpg 






























 






  圖1A  冬蟲夏草Cordyceps sinesis (Berk.) Sacc. 

 

表1.  冬蟲夏草與偽品之區別(節錄自山西高校聯合出版社中藥檢驗技術)

d-1.jpg



表2.  冬蟲夏草之化學成分及其生理活性作用
d-2.jp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