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Top

研究成果

中藥濃縮製劑浸膏率與日服量評析

原載《順天醫藥》第4期,民國94年4月

 

1. 前言

中藥處方內容因引用經典版本的不同而有很大差異,大者組成藥材內容不同,小者在原料藥材比例或每日劑量多寡上有一些差異。為求標準化,行政院衛生署於民國79年提出統一處方內容的構想,而由藥政處委託各中藥工會從古代上千方典籍中,篩選出確有療效、經常使用者,再由中醫藥委員會邀集專家學者審議、討論,於民國84年制訂中藥基準方。不過處方內容雖然相同,但不同廠牌製品的品質和日服量還是有很大差異。因為中藥濃縮製劑的品質與日服量,係與下料時的藥材品質、製作時的溶劑比、萃取溫度、升溫速度、萃取時間、攪拌速度、生藥投入次序與賦形劑添加息息相關。因此,於民國85年由藥檢局統合順天堂、順興堂、勝昌、莊松榮、科達、港香蘭及其他大部分GMP製藥廠,依循同樣的標準作業程序,製作合理的浸膏率範圍,供各界參考。然事過多年,市售中藥濃縮製劑的浸膏率與日服量,仍呈倍數的差異。因此,本所特別將當年各廠提供的數據,經分析、統計,嘗試整理一概括準則,供國人參考。


2. 浸膏率評析

各大藥廠依衛生署行文的標準作業程序秤量、煎煮、過濾、濃縮,得到乾燥浸膏率,每一處方重複作業三次,數據呈繳藥檢局整合,發現同一處方的浸膏率差異頗大,經彙集、刪去偏離較大的數值,得到平均浸膏率,並以平均值±30%為建議乾燥浸膏率範圍。試舉分屬不同浸膏率層級的十處方,列於表一。 

 

表一  十處方之公佈浸膏率數據 

c-1.jpg






























 

表一數據顯示,九味羌活湯的平均浸膏率是20.23%,各廠的數值都在±30%的範圍內;木防己湯屬濃縮倍數較高的製劑(15.15%),百合固金湯屬濃縮倍數偏低的製劑(38.04%),各廠數值也都維持在±30%附近,建議浸膏率僅稍作調整;八正散的浸膏率範圍在4.09~17.04%,上下值達4.15倍,捨去少數偏高偏低數值,得到7.29~13.83%的建議值;養心湯之平均浸膏率22.45%,但上下各為±50%,可能是均勻分布,因此無法作成建議浸膏率的合理範圍。

表一數據由相同處方、相同標準作業程序製作而來,仍有±30%或更大的差距,說明原料品質控管在此扮演一定的角色。眾所週知,品質較差的藥材通常有較低的萃出量,清潔度較差(含泥沙、雜質)的原料有較高的浸膏率。因此,濃縮倍數必須結合其他定性、定量分析數據,才能成為評估中藥製劑品質的一項參數。

 

中藥濃縮製劑因原料藥的萃取率不同導致浸膏率各有差異,原則上,解表劑、袪濕劑的浸膏率較低,濃縮倍數較高;補益劑則反之。處方劑量不同導致浸膏量有很大差別,組成劑量大者,日服量就高。基準方之浸膏率與浸膏量統計表列於表二。

 

表二  九十九基準方之平均浸膏率、濃縮倍數與浸膏量統計表 

c-2-1.jpg















表二數據顯示,78%的基準方其平均浸膏率在15~30%之間,約有三分之一的中藥濃縮浸膏之濃縮倍數在4~5之間。若乘以各處方劑量,則有81%的中藥濃縮浸膏在3.8~8.8克之間;而浸膏量在4.5克、6.2克及8.0克左右者各佔四分之一。

典籍記載中藥處方分湯、飲、丸、散、丹、煎等不同劑型,在99基準方中計有湯劑54方、飲劑6方、丸劑11方、散劑24方、丹劑3方及煎劑1方,其浸膏率如表三所示。表三數據顯示,湯劑呈正常分布曲線,散劑則向較高濃度倍數偏斜;後者原應以乾燥粉末混勻而成,低浸膏率所代表的意義,值得深入探討。

 

表三  不同劑型處方之浸膏率統計表 

c-3.jpg 

 


















   

   

   

天然物的濃縮浸膏都有很強的吸濕特性,通常放置空氣中會立即潮解;為製造穩定的製劑須加適當比例的賦形劑。目前,明載於查驗登記須知,可以直接使用的賦形劑有乳糖、澱粉;而且添加比例以1比1為參考原則,實則依不同製劑浸膏吸濕特性而定。原料藥材中含生地、熟地、麥門冬、天門冬、人參、大棗、山茱萸、枸杞、玄參、丹參等者,浸膏量多、吸濕性也強,通常賦形劑與乾燥浸膏的比例,可能必須達到1比1或更高;但若是葉類、動物類、礦物類、種子類,諸如夏枯草、番瀉葉、地龍、牡蠣、砂仁、茯苓等的浸膏量少,吸濕性也弱,賦形劑可以低到只有浸膏的0.5倍左右。一般而言,以賦形劑與乾燥浸膏之比值在0.8比1最為普遍;我們試以浸膏的0.75倍為賦形劑的添加量,估算日服量如表四。

 

表四  處方日服量之估算值範圍(克,浸膏量×1.75)

 

c-4.jpg 

    表四數據顯示,若以一日服用三次為原則,則香薷飲每次約需服用1.5克,而玉女煎則至少要服用7克。

 

3. 日服量評析

漢方濃縮製劑在1920年代首由日人長倉音藏創製,因為便捷、易服,且能作嚴謹的品質控管,而風行日本全國。1960年代順天堂藥廠引進其製藥技術,再依古方精髓改良其製造方法,而開啟了台灣中藥濃縮製劑的紀元。至今,日本的津村漢方製劑仍是執世界牛耳的中藥(漢方)濃縮製劑藥廠,日本對濃縮製劑的品質控管標準仍為各國制訂檢驗規格的範本。不過日本對中藥(漢方)在醫療過程中的角色,與我國略有出入,因此,其處方劑量、賦形劑量、浸膏量等,與我們的數據有相當大的出入,例舉如表五。


表五  日本漢方製劑舉例 

c-5.jpg

 

   

表五數據顯示,日本漢方製劑在下列各方面與中藥濃縮製劑有明顯差異:處方劑量少,日服量低,賦形劑添加量多,都在150%以上;以葛根湯為例,中藥濃縮製劑的處方劑量28克,日服量9克,澱粉添加量4.18克,明顯與日本兩藥廠產品不同。


4. 結語

中藥的品質控管較諸西藥既困難又複雜,品質控管成績書內容,也不易為大眾所充分了解。因此,濃縮倍數與日服量等簡單易懂的數據,變成若干藥廠宣傳製劑品質的重要手段。但若沒有嚴謹的原料品質控管作業、未按標準作業程序製造、未依規定添加賦形劑,只看濃縮倍數,必然出現與期望值相反的事實。例如採用劣質或不當炮製原料、減少萃取水量、縮短萃取時間、降低萃取溫度、延遲過濾手續、添加防潮劑或生藥粉末等,都可大幅降低日服量,但其療效如何則值得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