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Top

養生保健專區

做社會的生命志工 ─ 曹宇阿嬤的心靈雞湯

-----轉載自《熟年誌 Life Plus》2012-07-06-----

撰文/井楷涵

在訪問的這天初次見到曹宇女士,便令人眼睛為之一亮;豐腴健康的身形、衣著打扮得漂亮整齊,臉上更是帶著開朗又親切的笑容,讓人一眼就喜歡上這個人人口中的「少年阿嬤」(臺語:年輕的阿嬤)。

學會感謝,原諒自己也原諒媽媽

今年八十八歲的曹宇女士,出生於日治時期士林的一個大家族,從小接受的是日本教育,不僅對日本文化與日本人很有親切感,更加上父親也是留學日本的緣故,自幼就和父親特別親近有話聊。阿嬤說,小時候就和母親相處得不是很好,因為在出生沒多久後,母親就把她託給奶媽哺養,等到約十來歲後才被接回,因思念奶媽的緣故,仍時常偷跑回去找奶媽,這讓母親很不高興,也對她管教得更嚴厲。母女關係就這樣一直都處於緊繃又尷尬的狀態。

直到五十多歲,阿嬤開始反省起自己的錯誤,「那時候的褓母費總共是三百元,在那年代三百元可是很大的,都可以買一塊地,媽媽願意付這麼多錢為我請奶媽,我不知感謝,反而還埋怨她,實在是不應該。」阿嬤很有感觸地說。尤其又偶然聽到「不孝敬父母的人,再怎麼拜神也無效。」這句話,更是讓阿嬤驚覺自己的心態不對,但一時之間要對母親說感謝實在難以啟齒,便先自己反覆練習講「感謝媽媽」,沒想到才說了三天,很少打電話的母親居然打來問說怎麼好久都沒回娘家,要不要回去走走,這讓阿嬤又驚喜又感動。從那時開始便時常邀請母親一同旅遊,在一次次的旅程中,母女倆就這樣打開彼此的心結,一直到母親往生後,阿嬤心中仍時常感念母親,並慶幸自己最終能與母親圓滿和解,更體悟到「感恩」的重要。說到這,阿嬤想要告訴年輕人:「以後孩子還是要自己養自己帶啦!」一方面情感上比較親,另一方面也比較能夠建立共同語言溝通。

夫妻的相處之道在於互相溝通與諒解

提到婚姻,阿嬤說自己與先生算是「不太熟」的青梅竹馬,彼此兩家也是舊識,在女子學院畢業後,便在父母的安排下結婚了。阿嬤說,結婚之後,才發現真正的挑戰來了;這麼年輕就成為一個大家族的「長男的媳婦」,不但要兼顧各種人際關係,最令她害怕的是三餐的準備,那種全家人在等著自己把飯煮完的壓力,更是讓她一結婚就後悔了。「我記得那時候根本連煎魚都不會,一片魚翻來翻去,結果肉都還沒熟,皮就焦了。」阿嬤笑著說。現在聽來有趣,但可想見當時阿嬤的壓力有多大。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因為自小家教嚴格的緣故,相較之下婆婆反而好親近多了,這讓阿嬤放心不少,但言行舉止仍是非常嚴謹,連婆婆都誇讚她「夭壽乖」(非常乖的意思)。阿嬤說,就算對先生不高興,也絕對不敢在家裡吵架,「我都會留個紙條給我先生,上面寫著哪一天我在植物園的哪棵樹下等你,不來的話我就不回家。我先生怕我真的生氣不回去,都會去找我。」阿嬤說大她五歲的先生是個溫和、細心有耐性的人,都會靜靜聽她抱怨訴苦,等她說夠了,先生就會唱起日本歌自憐,讓阿嬤又氣又好笑,先前對於先生的不滿也都一掃而空了。有時候阿嬤路過南海路那裡的植物園,都還會想起那時的情景,也會順道去看看當時他們相約見面的那棵老樹。

心念改變,身體就會好

這樣令人動容的夫妻情,在阿嬤五十三歲時,卻遭逢了變化;阿嬤的先生被醫師宣判罹患扁桃腺癌末期,只剩一年半可以活,心慌意亂的阿嬤經日本朋友的介紹,和先生一起親赴日本的「生長之家」(註一)聆聽講座後,便決定放下心中的生死憂患,心存感謝善念,並祝福世界和平、眾生幸福,沒想到先生的病情就此穩住,還平靜地活過十八年,最後安祥的辭世。「我兒子那時說『媽媽,這一定是那個醫師誤診的。』我認為不是,這是奇蹟,是心念轉變後的奇蹟。」阿嬤肯定地說。也從那時開始,她更相信人生要時常向著光明面、要懂得感恩與惜福。

兒孫自有兒孫福,我們要放手並祝福他們

阿嬤共生了三男一女,目前共八個內外孫。談到乖巧的孫子們,阿嬤卻有一段故事要說。阿嬤說,二兒子和媳婦是很放手讓孩子發展的父母,在孩子還很小的時候就送他們去紐西蘭唸書,阿嬤因為心疼孫子,時常還會飛去紐西蘭住個一兩個月照顧他們。「有一次孫子陪我到當地超市買東西,他看到我選個蘋果挑三揀四,他說『阿嬤,不要挑,這樣好的都被我們挑走了,那後面的人不就只能挑差的?』我一聽就很驚訝,覺得這孫子不是普通人。果然,之後就跟我說『阿嬤,我看姐姐出家後很快樂,我也想要出家。』」阿嬤那時並未當真,只覺得他沒過過苦日子,又讀了這麼多書,怎麼可能會去出家,便隨口應聲「好啊,要就去啊。」沒想到後來他真的步上姐姐的路,落髮出家。

阿嬤一開始很難接受,跑去質問兒子媳婦,「要出家你們兩個去,把我兩個孫子帶回來。」更跑到寺院裡想要把孫子討回來,沒想到還沒開口,那裡的師父就先跟阿嬤說恭喜,恭喜她有這麼好的孫子,將來不知道會渡化多少人。阿嬤一聽,生氣的話反而說不出口。重要的是,看到孫子那種甘於平淡、堅定喜樂的模樣,阿嬤最後釋懷了,並由衷祝福孫子孫女們的人生抉擇。

媳婦不是罵乖,是誇乖的

阿嬤現在與三個兒子們同住在同一棟樓,阿嬤說她住在最高的五樓,每天都是爬樓梯上下,既可以運動,也可以利用屋頂的陽臺種花種草,天天保持心情愉悅又健康。我們好奇與兒子媳婦住這麼近,難道不會常常產生摩擦嗎?阿嬤笑了笑說「有一次小媳婦送了一支自動擰水的拖把給我,跟我說『媽媽,這很好用,送給妳。』我表面上沒有說什麼,心裡卻有點不高興,覺得哪有媳婦送婆婆拖把的道理,是要暗示我拖地嗎?後來大媳婦也送我一件圍裙,我一看心裡也不是滋味,這樣是要我煮飯的意思嗎?」但是後來轉念一想後,卻覺得很有趣,阿嬤認為,媳婦會送這樣的禮物給自己,一定是肯定自己的身體健康也擅長家事,這樣代表她老人家還很有用;這就是一種感恩與正面思考的態度,不僅可以減少摩擦,自己的心裡也不會累積負面情緒。阿嬤覺得,婆媳的相處之道和夫妻一樣,不要太強迫自己忍耐,過度的忍耐就好像藏了一把刀在心裡,自己會內傷,情緒也會影響到別人,有問題是可以面對面溝通解決的。多看見他人善良的一面,時常口出讚美、彼此調和,這樣一來,婆媳間哪有什麼大問題?

當個身心靈健康的快樂老人

阿嬤的一天過得簡單又自在。雖然與兒孫媳婦同住一棟樓,但卻不需人家服侍,她希望可以自己動手就自己來,盡量不要麻煩到家人;以往阿嬤在用完早餐後會出門散步運動一下,現在則是改在家裡做「勞動服務」,像是洗碗、拖地、晾衣……既可以活動筋骨,又可以維持家裡整潔,實在是一舉兩得!說到這裡,阿嬤突然要我們摸摸她手背虎口的肌肉,果然非常結實,反觀我們這幾個年輕人的手還不如一個老年人來得有力,實在要向阿嬤好好學習!

聊到喜歡的休閒活動,阿嬤說以前每週都會固定去游泳,最近幾年才比較少;而大概五、六十歲、先生還在世時,夫妻倆時常一同征服各大高山;像是玉山、雪山,甚至是連年輕人都望之卻步的能高越嶺古道(註二),都有阿嬤和先生的足跡,令人自嘆弗如;此外,阿嬤的人緣好、朋友多,這群好友們平時會邀請她參加各種聚會或節目,每年也會安排個兩到三趟的國內外旅行,每次都玩得盡興而歸。阿嬤想告訴所有熟年朋友們,要當個「快樂老人」,心中要常保持熱情、樂於接觸新事物,並學習自我獨立,也在能力範圍之內盡可能給予他人幫助。

付出,也是一種幸福

曹宇阿嬤的志工生涯,從五十三歲先生罹癌後、接觸到日本生長之家開始,便決心要將光明、善念的正面力量傳播出去,也在全臺各地開設了生長之家「媽媽教室」,迄今約三十年,仍維持每個月第一個禮拜三下午的人生講座。阿嬤以自身的經歷及累積的人生智慧輔導過很多問題家庭、青少年,也處理過不少婚姻失和、婆媳反目的例子,雖然結果並不一定盡如人意,但阿嬤這樣樂於付出、無我的人生態度卻著實感動了不少人。

阿嬤說,孫子們出家後,更加深了她對「布施」觀念,現在社會上的人大多吝於付出,那樣就是一種自身貧乏的表現;「付出」就代表著一種身心靈的健康與富足,阿嬤鼓勵不管是年輕人或老年人,行有餘力的話多多投身社會志工活動,因為能付出,就是一種額外的幸福。

註一:一九三○年在日本由谷口雅春先生創辦了「生長之家」,其宗旨為宣揚和平、光明、感恩的理念,並不斷地擴展於日本、亞洲以至於世界各國。

註二:能高越嶺古道,西起屯原登山口霧社,沿著塔羅溪上行、越過南投縣與花蓮縣交界的中央山脈能高鞍部,而後下木瓜溪抵達花蓮縣銅門,全長約八十三公里,是早期往來臺灣東西部的捷徑,如今成為橫貫越嶺古道中相當熱門及大眾化的一條路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