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Top

科學中醫應用

淺議羌活在臨床上的運用

文  歐陽軍

羌活植物圖

中藥羌活,性味辛苦溫,具有散表寒、祛風濕、利關節作用。早在《神農本草經》一書中就有記載,說明它在臨床上應用的歷史相當悠久。在祖國醫學理論指導下,加減配伍應用於臨床,歷代都有發展。至清代陳修園在《醫學啟源》的「主治秘訣」中,曾試圖予以總結,他說:羌活「其用有五,手足太陽引經一也;風濕相兼二也;去肢節痛三也;除癰疽敗血四也;治風濕頭痛五也。」

從現今臨床應用角度來看,這個「總結」,顯然不夠全面了。筆者在臨床配伍應用羌活時,曾獲得不少經驗教訓:既領略到它療效的顯著,也嘗到了它性猛辛燥的苦頭。

在江浙地區盛行溫病學派的時候,似乎多畏懼羌活而不用的。對於外感熱症的治療,多取辛涼解表方藥如:桑菊、荊防,少用麻桂之屬,也少用羌活。然而,上海中醫學院附屬龍華醫院創造的「羌活蒲藍湯」(羌活15克、蒲公英30克、大青葉30克),治療感冒發熱,扁桃腺炎,頗有療效,很受國內重視。這是一個很大的變化。

這些年,我根據祖國醫學文獻資料,把羌活應用在心、腦血管病症中,也獲得一定療效。只可惜迄今仍有「羌活不過是辛溫解表藥而已」的說法,這就限制了它的應用範圍。有鑑於此,下面試將羌活的臨床應用問題,提出一些自己的觀點。

一、有關「久服輕身耐老」的問題

《神農本草經》把羌活列為上品藥,這不是偶然的。首先認為它「無毒」,且具抗衰老作用,可廣泛應用於若干老年性疾病。宋.大明《日華子諸家本草》有這樣說法:羌活治「五勞七傷,虛損冷氣。」葉天士說:「久服脾濕散,所以輕身;心血和,所以耐老。」現在已知,抗衰老藥的菖蒲、人參等,都對老年動脈硬化有積極的治療作用。

誠然,羌活究竟有無這種作用,尚須做大量工作予以證實。但就目前的印象,本藥具有降壓、改善心腦供血,有預防及治療腦血栓形成來看,這種見解並不是憑空而來的。

二、有關歸經和應用範圍

金元時代醫家張潔古《珍珠囊》,即宣導藥物歸經問題。他提出羌活「入足太陽膀胱經,手太陽小腸經」。清代葉天士在《本草經解》一書內又提出:「羌活氣平,稟天秋燥之金氣,入手太陰肺經。味苦、甘、無毒。得地南方中央火土之味,入手少陰心經、足太陰脾經。」由此可知它用途之廣泛。

三、有關羌活是否為活血藥

在傳統的一般概念上來講,不能說羌活是活血藥。通常把它列為辛溫解表藥,主要用在風寒表證,對寒熱肩痛頗為適宜。然而,中醫對「氣血」概念,理解頗為廣泛。大凡諸病所發,無不涉及「氣血」問題。就《本草經》來講,謂羌活有「止痛」作用,葉天士對此注解說:「……入肺解風寒,所以氣血行而痛止也。」明代.倪朱漠《本草匯言》又謂「羌活功能調達肢體,通暢血脈,攻徹邪氣,發散風寒風濕」。

據上述,羌活僅為散風藥,無行血活血作用,便有些過分了。問題的關鍵是著重探討它的應用範圍,而不在急於給它下結論。

在研究「活血化瘀」藥物時,我們依據文獻記載,大膽地告訴實驗室同志說「羌活是活血藥」。實驗結果表明,羌活確有抗凝作用。從這個角度思考問題,倘若先否定它有活血作用,那麼,這個有意義的實驗結果,我們便無法可知。

四、有關祛風散寒功效

把羌活列為祛風散寒的解表藥類,主治外感風寒的太陽經表實證,早在《神農本草經》便明確提出,其後歷代反覆應用,可見這是經過數千年臨床考驗的。目前,國內流傳的上海「羌活蒲藍湯」,就是當今認識水準的最好見證。

據近年的一些藥理報告,指出羌活具有抗病毒作用。所以,對病毒感染性病症,尤當選用。正如清代張璐《本經逢原》所指出的那樣,「羌活乃卻亂反正之正帥,……非時感冒之仙藥也」。至於陰虛體質者可否選用,那就要看方劑配伍的巧妙了。

臨床常用且有相當效果的,如《內外傷辨》羌活勝濕湯、《醫學心悟》羌活附子湯,以及張元素的九味羌活湯等,都值得推薦。

五、有關治療中風不語、半身不逐

宋代甄權《藥性論》一書中較早地提到羌活治療「賊風、失音不語,……手足不遂,口眼歪斜,遍身頑痹。」考中風病證方劑,《千金要方》小續命湯,治中風不省人事,神氣潰亂,半身不遂,筋急拘攣,口眼口    咼 斜,語言蹇澀,風濕腰痛。張元素在變化本方時說:「加羌活、連翹,名羌活連翹續命湯,治中風六經混淆,或肢節攣急,或麻木不仁」。又如《機要》大秦艽湯、易老天麻丸、嚴氏蠲痹湯;《醫學正傳》蠲風飲子等重要方劑,其中都含有羌活。這些都是臨床上久為流傳,用之有效的方劑。

但歷史上,對這些問題也有爭論,如王肯堂《證治準繩》就提出:「凡風痹、偏枯,未有不因真氣不固而病者。治之不用黃芪為君,人參、歸芍為臣,防風、桂枝、鉤藤、竹瀝、薑汁、梨汁、乳汁為佐,而徒雜遝乎烏、附、薑、獨,以涸營耗衛。如此死者,醫殺之也」。這種提法不無道理,當予之借鑒。

六、關於治療奔豚及癲癇證

如何理解奔豚證,各有見解,很不統一。依我臨床所見,可能包括:1.某些心律失常;2.癲癇小發作;3.胃腸道植物神經功能紊亂,如胃腸道痙攣等。照葉天士說法:「癇者風證也;痙者濕流關節之證也。」

鑒於文獻記載,羌活可治奔豚與癇證,以及《證治準繩》軒載《局方》經驗:黃連與香薷散治伏暑,如有抽搐者,加羌活煎服一說,很值得重視。就我目前的認識,羌活可試用於心律不齊。至於可用於癲癇小發作及胃腸痙攣症,尚無實踐經驗。

七、有關治療冠心病心絞痛的問題

把羌活引入防治冠心病,是基於中醫理論「寒邪客於脈中」令「五藏卒痛」的學說。因此,取羌活、桂枝、防風之辛溫達表藥,與吳萸、肉桂、川椒逐內寒通陽氣之品相伍,表裡同治,組成一組防治冠心病的新藥劑。既符合「心布於表」,又符合「腎治於裡」的心腎同治方法。

這個思路的形成,頗受《諸病源候論》影響。本書在「心痛候」中,以《內經》觀點為思路,闡述了所似本病的病因、病機、病名、診斷及類型。例如:「心痛者,邪氣乘於心也。其痛發有死者,有不死者,有久或疹者。心為諸藏主而藏神,其正經不可傷,傷之而痛為真心痛,朝發夕死,夕發朝死。心有支別之絡脈,其為風冷乘,不傷于正經者,亦令心痛,則乍痛乍者,故成疹不死。又,心為火與諸陽會合,而手少陰心經也。若諸陽氣虛,少陰之經氣逆,謂之陽虛陰厥,亦令心痛,其痛引喉是也。又,諸藏虛受病,氣乘於心者,亦令心痛,則心下急痛,謂之心胃痛也。腎之經足少陰是也,與膀胱合。膀胱之經足太陽是也。此二經俱虛逆,逆氣乘心而痛者,其狀下重、不自收持,苦泄寒中為腎心痛……」。

從上述文獻來看,我們得出如下結論:

第一,冠心病心絞痛的臨床表現,有各種多樣之區別,但大體上與上面記載頗相符合。第二,病因與風冷寒邪有關。第三,理所當然可以取辛溫通陽之品,如羌活等「解表藥」治療。第四,這個見解與《素問》對禁論「心布於表」的提法很有吻合處。

八、在眼科方面的應用

在歷代名著中,運用羌活治療眼病文獻很多。劉河間頗有代表性。劉氏是「火熱論」宣導者,他認為火熱為病非常廣泛,六氣皆能化火,在火熱病治療上,認為表證固應汗解。但「怫熱鬱結」於表,非辛溫藥所宜,主張惟用辛涼、甘寒以解表,則表解熱除,是為正法。然其所著《宣明方論》中,也頗重視辛溫的羌活運用。本書眼目門內:列出方劑很多,都伍以羌活,取其通上明目之意。其中「石膏羌活散」主治「久患雙目不睹光明,遠年近日內外氣障,風昏暗,卷毛倒睫,一切眼疾。」藥有:

羌活(治腦熱),密蒙花(治羞明怕日),木賊(退翳障),香白芷(清利頭目),細辛、乾菜子(二味起倒睫),麻子(起卷毛),川芎(治頭風),蒼朮(明目),甘菊花(清風熱),荊芥穗(治目中生瘡),黃芩(清心退熱),石膏(清胃熱),藁本(治偏正頭痛),甘草(和解諸藥)。

又有「重明散」,「治一切風熱,內外障氣眼疾」。本方由川羌活、川獨活、川芎、射干、仙靈脾、防風、甘草、蒼朮等藥所組成。

由此可見,我們不要被中藥及方劑書的分類方法所約束,把羌活作為一味活血化瘀藥物用於臨床,非但無不妥之處,往往還收到意想不到的療效。

(本文作者為醫學科普作家、成都新知源健康中心副主任中醫師)

摘自:新醫藥週刊268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