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Top

研究成果

中藥之安全性—重金屬(2)鉛中毒

原載《順天醫藥》第4期,民國94年4月

根據許鴻源博士所著《礦物性中藥之研究》[1]一書中所述,中藥應用鉛及其化合物當作藥用者有鉛、鉛粉、鉛霜、鉛丹、密陀僧、黑錫丹等。鉛的化合物能與蛋白質及其他組織成分化合,形成難溶性的蛋白化合物,其適量對局部的皮膚黏膜的表面組織,能呈收斂作用;多量則會發生腐蝕作用。因此,在其適量作用下,施用於腸炎、下痢、潰瘍、糜爛的瘡面效果甚佳。中醫常用其作為製造外科用的膏藥原料,對敷貼瘡瘍、癤腫,能促進其生肌長肉,加速瘡面癒合。在臨床應用方面,據本草書上謂其具有鎮心安神、墬痰殺蟲 、消腫、解金石毒之效,但長期服用有急性和慢性中毒之危險。

鉛中毒

血中鉛的主要來源有三個途徑:空氣、食物及飲水。空氣中鉛的污染主要來自交通工具,都會地區的空氣鉛含量會較鄉村地高,近年來有關單位致力於空氣污染的防範,因此空氣中鉛濃度皆已小於1ug/m3 。飲水中鉛污染,也因為水源區的保護而使得飲用水源中的鉛含量低於10ug/l。因此,血中鉛主要的來源還是食物。食物鉛中毒最易發生的是傳統中藥物,例如八寶散的濫用;此外,嬰幼兒舔食物件表面漆料,或以手觸摸後再吸允手指也是另一個重要來源。鉛中毒會嚴重戕害幼童智力發展,老舊房子的油漆粉塵、公園遊樂設備上的防鏽漆、鉛製水管的水污染以及不當的中藥製品等,都是鉛中毒的傳散途徑。曾有報導[2],林口長庚醫院臨床毒物科主任林杰樑指出,在處理嬰兒哭鬧不休的問題,不少老一輩的人都會把紅丹、驚風散等傳統中藥,擦在嬰兒嘴裡,稍有不慎,就會造成鉛中毒。

急性鉛中毒不常見且一般由於食入溶於酸中的鉛化合物或者吸入鉛蒸氣所造成。在嘴裡的局部作用產生明顯的收歛性、口渴、及金屬味道。隨即造成反胃,腹痛,及嘔吐。因為有氯化鉛的關係,嘔吐物可能為乳狀的。雖然腹痛很厲害,但其與慢性中毒不同。糞便因為硫化鉛的關係而可能為黑色,且可能出現腹瀉或便秘。如果有大量的鉛很快的被吸收時在腸胃道大量失去液體後會產生休克。急性的中樞神經系統症狀包括感覺異常、疼痛、及肌肉無力。有時會出現急性溶血而造成嚴重貧血及紅血球素尿。腎臟受到傷害,出現尿量減少及尿的改變。可能在一、二天內死亡。如果病人幸而存活,可能出現類似慢性鉛中毒特有的徵候及症狀。

慢性鉛中毒 (plumbism) 可對胃腸道、 神經肌肉、 中樞神經系統、 血液、腎臟等分別發生或數種同時發生;神經肌肉及中樞神經系統的症狀通常起因於嚴重暴露,而腹部症狀則是一種非常緩慢及不知不覺性中毒的常見症;一般而言, 中樞神經的症狀通常發生在小孩身上,而胃腸道症狀則常出現在成人身上。

由於鉛中毒對人體造成之危害很大,衛生署於九十二年七月八日曾公告「杜仲等七種中藥材之重金屬限量標準及其相關規定」草案。草案中明列杜仲、枇杷葉、肉桂、桂枝、桂皮、白及及五加皮等七種中藥材,須做重金屬檢測,其中鉛(Pb)限量標準為5ppm以下,以確保相關中藥方劑的安全性。

鉛中毒之現代研究

鉛以離子狀態被吸收後進入血循環,最初主要以鉛鹽和與血漿蛋白結合的形式分佈於全身各組織,數周後約有95%以不溶的磷酸鉛沈積在骨骼系統和毛髮,僅有5%左右的鉛存留於肝、腎、腦、心、脾、基底核、皮質灰白質等器官和血液內。而血液內的鉛約有95%分佈在紅血球內,主要在細胞膜,血漿只占5%。沈積在骨組織內的磷酸鉛呈穩定狀態,與血液和軟組織中鉛維持著動態平衡。被吸收的鉛主要經腎臟排出,還可經糞便、乳汁、膽汁、汗腺、唾液等途徑排出。

鉛會影響紅血球中的核糖核蛋白體和可溶性的核糖核酸(mRNA),而干擾蛋白質的合成。也可以直接作用於紅血球上,抑制紅血球細胞膜Na+/K+ ATP酶活性,影響鈉調節,同時還可能抑制紅血球嘧啶核苷酸酶,致使大量嘧啶核苷酸在細胞漿內蓄積,影響細胞膜穩定性,最後導致貧血,甚至溶血。

在神經系統方面,鉛使ALA(Delta amino levulinic acid)增多,ALA與γ–氨基丁酸(GABA)化學結構相似,因而與GABA産生競爭性抑制作用,GABA位於中樞神經的突觸前及突觸後的粒腺體中,因GABA的抑制而干擾神經系統功能,如意識、行爲及神經傳導等。鉛還能對腦內兒茶酚胺(Catecholamines)代謝發生影響,使腦內和尿中HVA( homovanillic acid )和VMA(vani-llylmandelic acid)顯著增高,最終導致鉛腦病和周圍神經病變。

在對腎臟作用方面,鉛因損害粒腺體,影響ATP酶(三磷酸腺苷)產生,進而損害腎曲小管內皮細胞及其功能,造成腎小管重吸收功能降低,同時還影響腎小球濾過率降低,導致尿肌酐排出減少,血尿素氮含量增加等。鉛還影響腎小球功能.引起腎素合成和釋放增加,導致血管痙攣和高血壓。

鉛中毒之症狀與治療

在臨床診斷下,是以血清鉛濃度大於每百毫升40μg,或二十四小時尿液的鉛總量大於每百毫升80μg,來做為「鉛中毒」的診斷篩檢標準。長期鉛的接觸,在臨床上或許會以貧血、牙齦表面出現特有的「鉛線」以及口腔內嗅覺到有金屬味的表徵呈現出來;而在病症的逐漸進行下,則會出現神經系統的障礙,輕者則會引起失眠、幻覺、神經錯亂或痙攣。

但成年患者中,常先出現周邊神經病變,其中包括手腳發麻痠痛、全身無力倦怠、末端肢體感覺異常,甚至在末期會出現手足下垂症,嚴重者甚至會出現「腦水腫」合併腦壓增高的臨床症狀(如高血壓、嘔吐、神智障礙或精神行徑及步態的異常),最後導致昏迷而死亡。某些鉛中毒的先兆症狀,卻是以消化系統的症狀呈現出來,包括食慾不振、噁心、腹痛(鉛絞痛)、便秘或腹瀉;此外,慢性鉛中毒亦會衍生腎血管硬化而導致慢性腎絲球腎炎,甚至尿毒症,而逐漸出現高血壓以及腎衰竭;少數個案則會合併鉛中毒性痛風性關節炎。

因此在臨床上,假若個體同時出現不明原因的「貧血」、「腹痛」、腎功能異常」「記憶力或意識障礙」以及「四肢末端麻木感」,並加上是暴露在高危險的工作職場中,則必須高度懷疑有「慢性鉛中毒」的可能。人體各項系統鉛中毒後之臨床症狀整理如下:

1. 消化系統:腹痛、噁心、嘔吐、厭食、便祕或味覺異常。
2. 血液系統:血色素合成受阻、紅血球生活期縮減而致貧血。
3. 神經系統:在成人方面主要表現在周邊運動神經病變,出現肌肉無力、顫抖、垂腕、麻痺等症狀;中樞神經症狀如抽搐、幻想、腦水腫及腦壓上升等多出現在嬰幼兒及高暴露量之成人。
4. 泌尿系統:急性期會有腎近曲小管細胞損害,慢性時則有間質纖維化、腎水腫等現象。
5. 生殖系統:男女均會導致不孕,母親懷孕時暴露鉛過多,可造成流產、死產及新生兒發育障礙。

治療上主要區分有症狀與無症狀之慢性鉛中毒,參考榮總臨床毒物科意見及相關文獻[4]後,其治療建議整理如下:

有症狀者  

b-1.jpg  

   

  

  

   

 

 

 

 無症狀慢性中毒者

b-2.jpg

 

 

 

 

 

 

在中藥的治療上,曾有報導雷公籐複方煎劑(雷公籐、大黃、半支蓮、白茅根等)[5]及溫脾湯[6]對慢性鉛中毒有良好治療作用。而急性鉛中毒則有大承氣湯[7]及驅鉛湯[8] [本方含生大黃(後下)、綠豆,枳實、澤瀉,茵陳、柴胡、黃芩,葛根,扁豆、金銀花、木香,生甘草]對中毒後之腹痛、腸梗阻顯示不錯療效。

【參考文獻】 
[1]許鴻源. 鉛丹與密陀僧, 鑛物性中藥之研究, 1975,53-56.
[2] 2003-11-10/聯合晚報/8版
[3] Shannon, Michael. Shannon, Michael. Woolf, Alan. Binns, Helen. Chelation Therapy in Children Exposed to Lead.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345(16):1212-1213, October 18, 2001.
[4] Lanigan RS. Yamarik TA. Andersen FA. Final report on the safety assessment of EDTA, calcium disodium EDTA, diammonium EDTA, dipotassiumEDTA, disodium EDTA, TEA-EDTA, tetrasodium EDTA, tripotassium EDTA, trisodium EDTA, HEDTA, and trisodium HEDTA. [Journal: Review]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Toxicology. Vol 21(SUPPL. 2) (pp 95-142), 2002.
[5]李鐘哲、柳吉洙、辛奎龍、李紋圓、崔松竹. 複方雷公籐等4種煎劑對慢性鉛中毒治療效果的比較研究, 中國中醫藥科技, 2000,7(5):308-309.
[6]韓瑞卿、范兆華. 溫脾湯治癒慢性鉛中毒性腹痛一例, 四川中醫, 1994,12(10):41.
[7]葉旭、潘旭星. 大承氣湯加味治癒鉛中毒急性腹痛2例, 中國中醫急症, 1995,4(3):122.
[8]陳全壽. 驅鉛湯治療急性鉛中毒性腸梗阻50例, 中國中醫急症, 1999,8(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