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益類中藥簡介(5)---補氣靈芝(上)

2009-09-21 343

一、產地

靈芝本是野生種,現在已由科學栽培成室內靈芝,栽培者有其好處,能控制所要的成份及所需的適當階段時期來採收,更有萃取的靈芝粉,其濃度增加10~12倍之多,故不要只看價錢,要看其原粉末或是萃取粉末,故選擇產品時要請教專家、學者,不要光聽商家胡亂吹噓。依本人曾試驗一產品萃取及原粉末混合物,其發動氣感非常強大,本人試用品者是仁易公司產品的,其他有些原末者產品吃了後,平淡無氣感,故產品三不等,要好自選它。靈芝為多孔菌科多孔菌屬植物赤芝(紅芝)Ganoderma lucidum(Leyss. ex Fr.) Karst,紫芝是G. japonicum (Fr.) Ll。yd,薄樹芝G. Capense (Ll。yd ) Teng 、G. sp. (未定種)的子實體或菌絲體。前二者為一般所指靈芝,常用。

二、靈芝的分類

兩千多年來,靈芝在中國醫學一直佔有崇高地位,且是最吉祥珍貴的調理滋補益類藥材,其價值甚至比人蔘的地位還高。在中國古代有神農嘗百草的傳說,而《神農本草經》將靈芝分在上品類藥,皆為無毒而沒有副作用者;《神農本草經》對靈芝的評價很高,是一種滋補強壯、扶正固本、延年益壽及鬆弛身心的珍貴藥材,該書將靈芝分六類並強調『久食輕身不老、延年神仙』。

明朝李時珍醫師所著《本草綱目》中,更將六類靈芝詳加說明:

  1. 青芝:一名龍芝 氣味:酸平無毒。主治:明目、補肝氣、安精魂、仁恕,久食輕身不老、延年神仙、不忘強志。
  2. 赤芝:一名丹芝 氣味:苦平無毒。主治:胸中結、益心氣、補中、增智慧、不忘,久食輕身不老、延年神仙。
  3. 黃芝:一名金芝 氣味:甘平無毒。主治:心腹五邪、益脾氣、安神、忠信和樂、久食輕身不老、延年神仙。
  4. 白芝:一名玉芝、素芝 氣味:辛平無毒。主治:欬逆上氣、益肺氣、通利口鼻、強志意、勇悍、安魄,久食輕身不老、延年神仙。
  5. 黑芝:一名玄芝 氣味:鹹平無毒。主治:利水道、益腎氣、通九竅聰察,久服輕身不老、延年神仙。
  6. 紫芝:一名木芝 氣味:甘溫無毒。主治:耳聾、利關節、保神、益精氣、堅筋骨、好顏色,久服輕身不老延年。療虛勞、治痔。

三、化學成分

含靈芝多醣、多種氨基酸、多種生物鹼(如r-三甲胺基丁酸等)、麥角甾醇、香豆精、有機酸、維生素等。

四、性味歸經

性甘、味淡、微苦,平。歸脾經、肺經、心經、肝經、腎經,我們要注意很少中草藥能同時入五陰臟器者,故可知靈芝藥效廣大,為其特點之一。

五、古代諸家述說藥理

靈芝藥理作用有益氣血,補精髓,養心安神,止咳平喘。《神農本草經》云「益心氣,補中,增智慧」,「益精氣,堅筋骨。」「久服輕身不老,延年」。

六、近代藥理研究

  1. 促進白血球細胞的增加:據臨床觀察,本品有顯著提升周圍血液中白血球細胞的作用。
  2. 對網狀內皮系統的影響:動物實驗表明,靈芝有增強網狀內皮系統功能的作用,在抗感染實驗中,靈芝合劑(含靈芝、黃蓍、黨參)有抗感染作用,能增強脾臟的殺菌功能。其多醣是有效成分之一,因單用赤芝多醣亦能顯著增強小鼠腹腔巨噬細胞的吞噬功能。靈芝對感染金黃色葡萄球菌或弗氏痢疾桿菌或大腸桿菌的小白鼠有保護作用。這可能與提高網狀內皮系統功能有關。
  3. 對腎上腺皮質功能的影響:據動物實驗觀察,靈芝對腎上腺皮質功能影響不明顯。但臨床用治慢性氣管炎、肺原性心臟病患者有效,並且尿17-羥皮質類固醇、血糖、血氯、血鈉增加明顯,故有改善腎上腺皮質功能的作用。腎上腺皮質功能的改善有促進吞噬細胞吞噬功能的作用。
  4. 抗過敏作用:赤芝醇沉發酵液對豚鼠卵蛋白抗血清或破傷風抗血清被動致敏皮膚反應有明顯的抑制作用,對卵蛋白主動致敏豚鼠肺釋放組織胺也有抑制作用;赤芝醇沉發酵液、酸性物鼠肺釋放組織胺也有抑制作用;赤芝醇沉發酵液、酸性物I及Ⅱ、鹼性物均能顯著抑制破傷風類毒素主動致敏豚鼠肺釋放組織胺及慢反應物質(SRS-A),但對已釋放出來的組織胺、SRS-A無直接對抗作用。G.sp.亦能顯著地抑制卵蛋白致敏豚鼠肺組織釋放組織胺。此外,G.sp.對組織胺、乙醯膽鹼和氯化鋇引起的氣管及腸平滑肌痙攣均有抑制作用。而赤芝也能對抗乙醯膽鹼引起的離體兔小腸及離體豚鼠回腸和組織胺引起的離體豚鼠回腸的興奮作用,以上闡明了靈芝治療支氣管哮喘有效的一些原理。
  5. 對細胞免疫及體液免疫的影響:用靈芝治療慢性氣管炎效果好,查20例痰濕型患者,治療後痰液中的SIgA顯著增加(P<0.001)。對小鼠能使脾臟溶血空斑數增加,玫瑰花結形成率增加。靈芝對甲基甘氨酸乙酯亞硝胺誘發大鼠的食管癌變有一定抑制作用,且見食管各層均有明顯的淋巴細胞浸潤及少許漿細胞浸潤,這對腫瘤的抑制有一定作用。
  6. 其它作用研究:
  1. 赤芝液給小白鼠預先服用20天,用鈷60照射,繼續用藥2週,與不用藥組比較,可顯著減少鈷60致死量照射引起的死亡率,照射後腹腔注射可顯著延長其生存時間。
  2. 對小白鼠四氯化碳所致肝損傷有保護作用,使升高了的血清谷丙轉氨脢、肝臟甘油三酯下降;還能減輕乙硫氨酸引起的小白鼠肝脂肪蓄積和減少因大量洋地黃毒性、發炎中毒引起的死亡,提高小白鼠肝臟代謝戊巴比妥鈉的能力,促進切除部分肝臟小鼠的肝臟細胞再生。
  3. 赤芝多醣D6能促進光氨酸摻入血清蛋白質,即有增加肝臟合成血清蛋白質速度的作用。以上說明了靈芝有保肝解毒作用,為臨床治療肝炎及多種原因所致的肝臟損害提供了實驗依據。

綜上所述,靈芝有增強機體免疫力、抗病力、抗炎、抗過敏的作用。此可能與「輕身」、「延年」之功效有關。

六、臨床應用

  1. 白血球細胞減少症:某醫院用治60例,白血球細胞增加500個/立方毫升以上者佔81.7%,平均從治療前的3,917個/立方毫米。增加至5345 個/立方毫米。某地區二院治療52例,有效84.6%。另某地區一院治12例,全部有效,平均從治療前的3,266個/立方毫米,上升至5,271個/力方毫米。其中淋巴細胞也明顯上升。
  2. 喘息性氣管炎、支氣管哮喘等:本品用冶慢性氣管炎數百例,療效在80-95%左右,其中對喘息性者療效更佳。治痙攣性支氣管炎13例,合併肺炎、氣管炎者加抗生素,但不用解痙藥,結果治癒5例,有效7例,無效1例。有人試用於支氣管哮喘,治後由於sIgA上升,使感冒減少,氣管炎復發較少。慢性氣管炎患者治療4個月後,血中的膽鹼酯脢活性明顯下降(P<0.001),提示了靈芝能降低迷走神經的興奮性,解除由迷走神經興奮性增高引起的支氣管痙攣及分泌亢盛等病理改變。
  3. 傳染性肝炎:靈芝單用或複方應用,治療數百例慢性肝炎及一些急性肝炎均獲良效。
  4. 治血小板減少性紫癜、風濕熱、類風濕、紅斑性狼瘡、結節性紅斑等均有一定療效及苗頭。
  5. 治急性菌痢18例,治癒16例,好轉2例。這可能與其增強機體免疫功能有關,因其抗菌作用不明顯。

七、用量用法

  1. 煎劑:3-10克。
  2. 靈芝片:每片含生藥1克,每次2-3片,每日3次。
  1. 3.100%靈芝糖漿:每次3-5毫升,每日3次。
  2. 4.100%靈芝注射液:每次2-4毫升,每日2次,肌注。

八、使用注意

有人用人工培養的靈芝經80%乙醇泡浸萃取的注射液肌注,個別病例注射後2~30分鐘可引起過敏反應,輕者有尋麻疹、皮膚瘙癢、局部紅腫、心慌氣短、胸悶、腹痛、嘔吐、喉頭水腫等;重者出現過敏性休克、過敏性腦炎。據此對本品注射液的萃取、使用應予注意。

九、靈芝的研究報告

1. 靈芝對淋巴細胞增殖的影響

在日本培植的靈芝(Ling Zhi,LZ,Ganoderma Lucidum, Fr. Karst)的熱水萃取物對淋巴細胞增殖的影響。測定靈芝單獨及聯合Con A或Lps對小鼠細胞攝取3H-TdR的作用。靈芝口服300mg/kg qd.×10或在試管內10~500μg/ml對淋巴細胞增殖有直接刺激作用,更高濃度(1,000μg/ml)則產生抑制效應。凍融部份較水溶部份的作用為強。靈芝對Con A誘導的淋巴細胞增殖具有雙向調節作用,這主要與靈芝和Con A的濃度有關。一般而言,靈芝對於由亞適劑量Con A (0.625μg/ml)引起的淋巴細胞增殖起促進作用,且作用與藥物濃度呈依賴關係。

對於由環磷醯胺引起免疫抑制的小鼠,靈芝可使被抑制的淋巴細胞增殖速度加快。但是靈芝在整體及試管內對於Lps誘導的淋巴細胞增殖並無刺激作用。這說明靈芝對B細胞的作用可能與對T細胞的作用機理不盡相同。

無論試管內或整體研究均證明適量的靈芝可以直接刺激淋巴細胞增殖,高濃度則產生抑制。靈芝對T細胞的增殖作用決定於兩個主要因素,一是細胞的狀態,另一是所用靈芝的濃度。靜止的T細胞,或為次適當劑量Con A輕度激活的細胞,靈芝可以增強Con A的作用而促進淋巴細胞增殖。但是如果T細胞受適量Con A刺激而高度激活時,則靈芝抑制淋巴細胞增殖。Lps是一致裂原,主要刺激B細胞,對正常小鼠的整體研究以及試管內研究均證明由Lps誘導的淋巴細胞增殖,靈芝主要呈現抑制效應。己知環磷醯胺是一種免疫抑制劑,能抑制體液或細胞介導的免疫功能,抑制由Con A或Lps誘導的淋巴細胞增殖。靈芝則能對抗環磷醯胺的免疫抑制作用而促進淋巴細胞增殖。根據上述實驗研究結果,提示靈芝具有免疫調節作用,也許對於免疫功能受抑制的病人會有幫助,但應考慮所用劑量的問題。(徐等,1993)

2.靈芝對抗體形成細胞和變態反應的影響

經觀察靈芝對抗體形成細胞時,大鼠被動用皮膚過敏反應,綿羊紅血球細胞引致遲發型過敏反應,2,4-二硝基氯苯引起接觸性皮炎及Arthus反應的影響。研究發現靈芝無論在試管內或整體均抑制抗體形成細胞的數目,明顯抑制遲發型過敏反應及接觸性皮炎和Arthus反應。但對大鼠的被動皮膚過敏反應,僅有抑制趨勢。

日本靈芝的熱水萃取物毒性很小,在實驗室以往工作基礎上,以及參照有關實研究證明小鼠口服該萃取物5g/kg,觀察一週,無鼠死亡。《本草綱目》曾記載靈芝無毒,可以長期服用。

本研究表明靈芝在試管(10~1000μg/kg)及在整體500 mg/kg均可抑制抗體形成細胞的數目。通過淋巴細胞增殖的研究,證明靈芝有免疫調節作用,當機體在免疫功能低下時靈芝有上調作用。本研究進一步證明,當機體在過敏狀態時、免疫功能過強時,靈芝有下調的作用。本研究證明口服靈芝500mg/kg能抑制遲發型過敏反應,抑制接觸性皮炎,抑制Arthus反應,但對大鼠PCA反應僅有輕度抑制趨勢。由此證明靈芝對於Ⅰ、Ⅲ及Ⅳ型變態反應均有抑制作用,進一步證明靈芝具有免疫調節作用。(張等,1993)

3.靈芝對小鼠的免疫抑制作用

日本靈芝整體給藥(125mg/kg和250mg/kg)8d,可明顯抑制正常昆明種小鼠的溶血空斑形成細胞(PFC)形成,亦使血清溶血素(HC50)和Con A誘導的T細胞增殖作用受到抑制,但這種抑制作用較腹腔注射200mg/kg環磷醯胺者為弱。靈芝對正常鼠TH和TS細胞亞群無明顯作用。提示靈芝所引起的T、B細胞功能抑制,與其直接影響T、B淋巴細胞功能有關。

本實驗表明,靈芝125和250mg/kg兩個劑量組,持續灌胃給藥8d,對小鼠的PFC,HC50及Con A誘導的淋巴細胞增殖作用均有明顯抑制作用,但抑制作用較環磷醯胺者弱,提示在一定的條件下,靈芝可抑制正常小鼠的T細胞和B細胞功能。

該實驗室曾報導靈芝整體灌胃500mg/kg可明顯抑制小鼠脾藏中抗體形成細胞數。本實驗中,靈芝對PFC及血清溶血素均有一定的抑制作用,與上述報導一致。該實驗室也曾證明,靈芝整體給藥,對Con A誘導的T細胞增殖作用,受Con A濃度和T細胞功能狀態的影響。當Con A濃度由小變大,靈芝的作用由刺激變為抑制。當應用環磷醯胺使小鼠的免疫功能受到抑制後,靈芝可使免疫抑制鼠Con A誘導的T細胞增殖作用明顯增強。結果表明靈芝對致裂原的反應有雙向調節作用,致裂原的濃度及藥物濃度均影響細胞的增殖作用。在本實驗條件下,Con A濃度(5μg/ml)較高,靈芝顯示有明顯抑制作用。提示靈芝對高度激活的T細胞功能有一定的抑制作用。進一步證實了以往的結果。

實驗發現靈芝對正常小鼠TH和TS細胞亞群無明顯作用,同時亦證明靈芝對高濃度Con A誘導的T細胞激活有明顯的抑制作用。且這種抑制作用與靈芝直接改變T、B淋巴細胞的功能有關。(孫等,1993)

4.靈芝對巨噬及碳廓清試驗的作用

本研究主要觀察靈芝對巨噬細胞功能的影響。結果證明靈芝在試管內10~50μg/ml可以刺激巨噬細胞吞噬。高濃度的靈芝凍融部份(100μg/ml)可使吞噬功能抑制。整體研究證明靈芝100~500mg/kg促進巨噬細胞吞噬功能。碳廓清試驗證明口服靈芝125~625mg/kg qd.×4可以促進網狀內皮系統的功能,加速碳粒的清除。

根據研究結果,我們設想靈芝為一種免疫調節劑,其對細胞介導的免疫反應,與其劑量及免疫系統的功能狀態有關。靈芝尚顯示雙向調節作用。本結果顯示靈芝可明顯促進巨噬細胞吞噬以及加強網狀內皮系統的功能。已知巨噬細胞是免疫系統中很重要的一部份,不僅與特異性免疫有關,也與機體非特異性防禦機制有關,靈芝促進單核-巨噬細胞系統的功能,可能聯繫到其治療某些慢性疾病的效果。(張等,1993)

5.靈芝對小鼠自然殺傷(NK)細胞活性的影響

日本人工培育的靈芝(Ling Zhi, LZ, Gan。derma Lucidum, Fr. Karst)熱水萃取物在試管內及整體對小鼠自然殺傷細胞(NK細胞)活性的影響。結果表明在試管內靈芝(0.1~100μg/ml)對小鼠NK細胞活性有輕度抑制作用,同樣濃度對於受氫化考的松抑制的NK細胞活性無明顯影響。上述濃度靈芝在試管內對Yac-1細胞無直接細胞毒作用。整體研究證明靈芝在體內可以提高NK細胞活性,以口服300mg/kg qd.×6作用更為明顯著。對於由環磷醯胺抑制的NK細胞活性,靈芝有提高趨勢,但無明顯統計學意義。

儘管NK細胞被發現僅18年左右歷史,但人體與動物實驗的大量研究資料顯示NK細胞在機體自然防禦機制中佔重要地位。有人強調整體NK細胞的水平可以作為腫瘤發生、發展及轉移的指標。還證明NK細胞不僅與腫瘤有關,而且與微生物感染,尤其是病毒感染的第一道防禦機制有關。NK細胞與異物的作用是多方面的,其機制可以通過釋放可溶性因子,後者具有抗病毒與抑制腫瘤細胞生長作用。此外亦可產生干擾素與IL-2,從而成為一個重要的免疫調節細胞。

本研判在通過試管內及整體實驗觀察靈芝對NK細胞活性的影響。結果證明在整體研究中靈芝可以提高小鼠NK細胞活性,這可能是由於靈芝通過間接機制,促進IL-2、腫瘤壞死因子的產生等對NK細胞起調節作用,從而影響了最終的效應。也觀察HC,CYA和CSA三種免疫抑制劑對NK細胞活性的影響。在試管內HC在所用濃度對靶細胞Yac-1無直接毒性作用,但明顯抑制NK細胞活性,因此可以作為一個試管內抑制NK細胞的工具藥。CYA在試管內既不直接殺傷靶細胞,對NK細胞活性亦無影響,但在整體可以產生明顯抑制NK細胞的作用,說明可能CYA在體內經代謝轉化為活性強的免疫抑劑,故可適用於作為整體研究的工具藥。CYA 在試管內有針對Yac-1細胞的直接毒性作用,亦有很強的抑制NK細胞的作用,不適合作為試管內產生免疫抑制作用的工具藥。(張等,1993)

6.靈芝對白介素-1(IL-1)產生的影響

本研判報告日本產靈芝對小鼠腹腔巨噬細胞及大鼠肝臟枯萎細胞產生IL-1的影響。用BALB/c小鼠胸腺細胞增殖檢測IL-1活力。結果顯示:在試管內,靈芝500μg/ml可以促進Lps(10μg/ml)活化的巨噬細胞產生IL-1。口服靈芝整體試驗(125、250、500mg/kg)qd.×10同樣促進Lps(μg/ml)活化的巨噬細胞產生IL-1;並與劑量呈正相關。但無論試管內還是整體,靈芝單獨應用對巨噬細胞產生IL-1均有抑制作用。靈芝對枯萎細胞產生IL-1未顯示明顯影響。

IL-1是單核細胞分泌的具有廣泛生物學活性的一種細胞因子,能從多方面調節機體的免疫功能。推理影響IL-1產生或活力的物質也將相應地調節機體的免疫功能。靈芝對IL-1產生起促進作用還是抑制作用與巨噬細胞的狀態及靈芝的濃度有關。對靜止的巨噬細胞,靈芝抑制其產生IL-1;在刺激原存在的條件下,靈芝呈協同效應,促進IL-1的分泌。

肝臟枯萎細胞屬於機體單核-吞噬細胞系統。70年代以前由於分離枯萎細胞比較困難,人們認為其主要功能是吞噬隨血流進入肝臟異物。隨著分離技術的發展,許多研究表明,枯萎細胞具有參與機體免疫應答的能力。作者發現在本實驗條件下,對枯萎細胞產生IL-1,靈芝未顯示明顯作用.推測枯萎細胞屬於特殊環境中高度分化的單核-吞噬細胞,其釋放細胞因子等免疫調控作用,可能與特有的微環境相關,肝臟局部的一些因素,如肝細胞及內皮細胞的分泌物等對其生理效應可能有較大的影響。(賈等,1993)

7.靈芝對白介素-2(IL-2)產生的影響

本研究主要研究日本產靈芝對小鼠脾細胞產生IL-2的影響。結果表明在試管內氫化考的松(HC)和環胞霉素(CsA)可抑制脾細胞產生IL-2,靈芝10~100μg/ml(可對抗其抑制作用,使IL-2產生增加。整體研究表明靈芝300mg/kg 。促進脾細胞產生IL-2,即使在有氫化考的松或環胞霉素A存在條件下,靈芝的作用依然明顯。

1976年Morgen報導在致分裂原刺激淋巴細胞培養上清液中存在一種因子,能維持激活後的T細胞在體外長期生長,該因子被稱為T細胞生長因子(TCGF),於1979年國際淋巴因子專題會議上被統一命名為IL-2。鑑於IL-2在免疫調節中的重要地位,包括上調多種功能,提高NK細胞的活力、激活T殺傷細胞、介導B細胞與巨噬細胞的活化,因此出現了新的假設以說明T細胞的活化過程,進而導致治療腫瘤新思維、新措施的產生。由此考慮免疫調節劑間接通過影響IL-2的產生而發揮作用是很自然的。該作者已報導靈芝能作用於免疫系統影響多種功能。本研判目的主要是觀察靈芝對小鼠脾細胞產生IL-2的影響。研究表明靈芝無論在試管內及整體均可刺激脾細胞產生IL-2,它能對抗免疫抑制劑HC、CsA及CYA的作用恢復受抑制的淋巴細胞產生IL-2的能力。臨床報導T細胞功能受抑制病人如晚期腫瘤,老年人,原發性或獲得性免疫缺陷病人的淋巴細胞產生IL-2的能力低下,給這種病人以促進IL-2生成的藥物,理應是有益的。靈芝的上述作用能否有助於說明臨床應用的效果,值得進一步探討。(張等,1993)

8.靈芝對巨噬細胞產生腫瘤壞死因子(TNF)的影響

靈芝1~100μg/ml對L929細胞的生長無直接影響。在加靈芝與不加靈芝的條件下觀察重組腫瘤壞死因子(γTNF)對L929細胞的殺傷作用證明靈芝不影響γTNF的殺傷腫瘤細胞活性。但靈芝0.01~100μg/ml在試管內促進小鼠腹腔巨噬細胞產生TNF。巨噬細胞在試管內經靈芝預培養8小時後,洗去藥物再加LPS,發現靈芝對細胞的預處理可以增加巨噬細胞在LPS誘導下TNF的產生。此外,整體研究證明口服靈芝100~300mg/kg qd×14可以增高由BCG啟動及內毒素誘導的小鼠血清中TNF水平。

自TNF受到廣泛注意以來,有些學者建立了多種簡單而又敏感的試管內測定TNF活性的方法,如3H-TdR釋放法,中性紅染色法及結昌紫染色法等。Flick等曾比較上述方法,認為以放線菌素-D處理靶細胞L929,再以結晶紫染色活細胞的方法最敏感。該室建立此方法且探索了L929細胞最佳密度,放線菌素-D使測定更敏感,培養時間縮短。

本研究證明靈芝在試管內可以促進巨噬細胞產生TNF。靈芝本身對靶細胞L929並無直接殺傷作用。同時証明靈芝在試管內與γTNF無明顯協同作用。試管內實驗發現未經抽濾的靈芝溶液其作用較經抽濾的靈芝為強。同時証明靈芝0.01~1μg/ml時則促進巨噬細胞產生TNF,在高濃度100μg/ml 時則轉為抑制,這與作者通過以往研究認為靈芝是一個免疫調節劑的觀點一致。

整體研究亦証明口服靈芝100~300mg/kg qd.×14可使經BCG啟動內毒素誘導的小鼠血清TNF水平上升。此結果與作者過去報導靈芝促進巨噬細胞吞噬,加速碳粒廓清,提高網狀內皮系統功能的結論一致。上述結果說明靈芝可以通過間接的方式提高機體防禦機制,從而發揮抗腫瘤與抗感染的作用。(張等,1993)

9.靈芝護肝作用的實驗研究

靈芝的熱水萃取物250或500mg/kg口服可以明顯降低因D-氨基半乳糖和內毒素合用導致中毒的小鼠血清谷丙轉氮脢的活力升高。靈芝在試管內能減少大鼠原代培養肝細胞受四氯化碳中毒時釋放的乳酸脫氫脢及谷丙轉氨脢。靈芝也降低口服四氯化碳導致肝中毒的小鼠血清谷丙轉氨脢活力。由此証明靈芝對於受損的動物肝臟有一定的保護作用。

早在1,000多年前,中國古代醫藥學者已經注意到靈芝對肝臟的作用,故有靈芝“補肝氣”之說。當然在《本草》中所指的“肝臟”具有更廣泛的含義,其所指靈芝具有補肝氣作用的確切含義亦待研究。 本研究重點是靈芝對肝臟受損病理模型的影響。GPT和GOT均為反映肝細胞變性壞死的脢類,當肝細胞因中毒等發生變性壞死時脢類會釋放出來,使血清中該類脢水平升高。由於GOT尚分布於心臟、腎臟與骨骼肌,而GPT則主要分布於肝臟,故血清GPT水平反映肝臟受損較GOT更特異,更敏感,在臨床急性肝炎時持續升高時間也最長。靈芝能明顯降低兩種整體病理模型及中毒離體肝細胞釋放的GPT,表明靈芝有一定的護肝作用。

乳酸脫氫脢廣泛分布於體內各組織,催化乳酸轉變為丙酮酸。肝炎的發病早期血清中該脢升高,亦反映肝細胞的受損。本文原代培養的大鼠肝細胞在CCI4中毒時LDH釋放顯著升高,靈芝能使之降低,亦提示靈芝的護肝用。

IL-1是一種重要的單核細胞因子,有廣泛的生物學活性,參與主要的免疫反應過程,其重要作用之一是刺激T細胞產生IL-2,既能調節免疫應答的水平,又有效應作用。在肝臟中毒時有關血清IL-1的水平未見報導,本研究用D-Galn和內毒素造成肝臟中毒,結果發現這種聯合中毒致肝損傷的小鼠,血清中IL-1水平較正常動物的水平為低,提示肝臟中毒時機體的免疫功能下降。服用靈芝後IL-1水平有上升趨勢,這與該室其他研究結果相符,說明靈芝具有一定的免疫調節作用。(張等,1993)(待續)


推薦閱讀
Popular Articles